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四场马友欢迎吴诚及家人来京

2017-8-18 22:24:43 阅读851 评论0 182017/08 Aug18

2017年8月18日,四场在京马友在北京蜀中仙酒楼宴请来京旅游的老朋友吴诚及爱人樊新和小孙孙邹文文,还有在京办事的秦文亮老友,共19人参加。先到的马友在复兴家聊天,午餐在蜀中仙酒楼。复兴、兰香刚从西藏返京,联系聚会地点辛苦了;张晓、真真负责召集大家兼摄影;大良、向国从昌平赶来;明祥、桂香来了,高桂芹、云正明、华宗光、连德、建明、思佳、王严来了。因事不能到场的马友都通过微信、电话,问候老朋友在京快乐!王严今天主持聚会,我们和吴诚及家人都是四场老朋友,49年的情谊不断,今天在北京相见,很是激动。真真说:49年情怀似酒,时间越长越醇越浓,令人不醉不归。连德献旧诗一首。最后合影,大家欢聚一堂难舍难分。活动后,明祥拉上吴诚及家人去他家。大家相互送别,互道珍重!最后,祝吴诚家人在京旅游快乐!

左:孙连德、复兴、张晓、文亮、吴诚、王严

在复兴家

连德、吴诚、樊新、兰香、游思佳、真真、高桂芹

吴诚的小外孙邹文文

复兴、王严、云正明

王天良、秦文亮

张明祥和吴诚有48年没见过面,有说不完的话

陈桂香(张明祥夫人)和兰香

樊新、真真、文文、思佳、林向国、陈桂香、兰香、高桂芹

刘建明、连德、明祥、吴诚、云正明、王严、真真

羊队马友合个影

复兴、大良、华宗光、云正明、张晓、文亮

作者  | 2017-8-18 22:24:43 | 阅读(85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祥平】回忆马友—领导和师傅(28-30)

2017-7-26 14:42:39 阅读86 评论1 262017/07 July26

左二:李学

马友(28)

李学

习惯上大家都把六十年代以前到马场工作的,除转业军官以外的其它人称为马场的老职工,这里包括解放前就在马场工作的(如彭兽医),解放后和五十年代到马场的(如吴主任高连长李管理员等),六十年代的支边青年(如左金保李永清石广禄),以及因为各种原因以各种方式来马场的(如雷福寿贺桢袁振义等)。他们是马场的主干,是马场的灵魂,是马场的传承,如果按放在一场场部的那三块纪念石来分,他们应该是牧马人那组的。

他们在马场生根开花,也造就了几个大家,卜家就是一个。那年军马局运动会上,从卜老二到卜老五分别代表了几个场都出现在篮球场上。有一场比赛中,卜老二在对方的篮板下抢到球,放眼一看队友已经跑到自己的篮下了,甩手一个长传,球传的有点高了,只见篮球直接飞向球篮,唰的一个空心,球进了。场下一片欢呼,只可惜那时候还没有实行三分制。后来我们每次见他都要说,最近还远投不了。四场也有几个大家,比如杨家,杨滋荣当时也在场部工作,我们都是机关球队的。还有四场女篮的那个杨滋什么(四场球队的合影里有她),后来因为马宏云又认识了杨滋芳。还有崔家,后来当上三场副场长(或副政委)的那个当年我们就在一块玩的比较好,但我一直没记住他叫崔禄寿还是崔增寿还是崔福寿,现在在西安总能见到他弟崔光寿。不过这些人已经算是马场的子弟了,有关和他们的交往在下一组里会有所表现。

李学也算是这一组的,我印象他是永昌人,困难时期流落到马场,马场收留了他,先放羊后当机务工。我在七连时他是铁牛-55的驾驶员,当时在农队胶轮车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所以在七连他也算

作者  | 2017-7-26 14:42:39 | 阅读(86) |评论(1) | 阅读全文>>

【转载】红色年代里的爱情故事

2017-7-15 23:01:38 阅读73 评论1 152017/07 July15

我和俊兰共同写了点东西,主要是对过去生活的点滴回忆。就在要贴出来的前夕,我们犹豫了。毕竟那些都是遥远年代的陈芝麻烂谷子的琐事,不值一提。但我的儿子力劝我们拿出来,那毕竟是属于我们那个年代共同的回忆和真实的生活,时代在变,年轻一代对过去缺乏了解。我想让他们知道,我们也追求过真爱、也为现实苦恼过、挣扎过,但从没放弃过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我和俊兰是病友,是在1967年冬山丹军马总场职工医院传染科住院时相识的。当时她患肺结核,我是肝炎,都是慢性病,一住就是三、四个月。我们病友们在一起,整天就是政治学习天天读、传唱革命歌曲、打扑克,很是开心。我常给儿子说,年代不同了,我们那时盼生病能住院,休息得好,吃得好。现在是不敢生病,病一天老板就不给钱了。就这样,一天天的接触久了,年轻的心就在一起了。她喜欢我海阔天空、胡乱吹牛的开朗性格;我爱她寡言少语、弱不禁风的林黛玉像。慢慢的,我们如果一天不见,就心里没着没落的。但是我们的关系确立后,却遭到双方家长的极力反对。她家嫌我出身不好,以后在政治上永远无法抬头。我家嫌她身体不好,以后你俩谁照顾谁。我们当时不顾家长反对毅然走到了一起。68年春我们病愈出院后,她被分配到宁夏贺兰山军马场,我则回到了四场205队。

我们俩以鸿雁传书的方式维持了三年,每周一封信。她来信常常鼓励我说:“你是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好好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改造思想”。她因我的出身问题,在单位迟迟入不了团。团支书常给他做工作——“要想进步,首先要和你的对象划清界限!”但她始终没考虑和我划清界限。

1971年5月4日,我们终于做出了人生最大胆的选择,我们要结婚了。结婚时双方家长都没来。

作者  | 2017-7-15 23:01:38 | 阅读(73) |评论(1) | 阅读全文>>

【转载】翻翻老照片

2017-7-15 22:50:55 阅读91 评论0 152017/07 July15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提起照相,那是一件很不方便的事,马场没有照相馆,要想照张相就要去山丹县或者张掖地区离马场100多里路很是不方便,所以我俩结婚时没有一张合影而终生遗憾……。

1973年2月我女儿三个月,北京知青魏芳超来我家帮我们拍了第一张照片。

1974年秋,由北京知青冯怀根为我们拍下这几张照片。

1974年“军马局八一运动会”兰,排球赛。四场运动员合影留念。

1976年夏天,女儿三岁半,奶奶给她做了一条新裙子,马场气候寒冷夏天无法穿裙子,我们还是想让她穿着新裙子留个影吧!因此带她搭便车专程到张掖照相馆拍照。瞧!她被照相馆的场景吓着了……,看那表情……。

1977年夏天,山丹照相馆来四场场部会议室搭了个临时相馆,人们兴高彩烈纷纷来这儿留影,有照个人照的,家庭合影的,还有朋友间合影的。这几张照片就是当时的留影。瞧!女儿已经四岁半了还穿着那条裙子,但里面还穿着衣服和裤子,只是把袖子,裤腿给挽起来了。

这是我们卫生所的三个好朋友:郭亚芹,李夫玲,张俊兰。

1978年夏天,儿子八个月北京知青冯怀根为他(她)们姐弟俩拍了这两张照片。

1980年改革开放后,董文在四场开了一家照相馆。这就是我们一家的合影:有孩子的爷爷奶奶,俩个侄子,一个外甥,我的一儿一女。

1984年,林江有了个人相机,同时还备有几个小道具,专门为小朋友有赏服务。这是他为儿子拍的照

老袁的朋友:北京知青赵中红的全家合影。他说提起赵中红他们都有讲不完的故事。

刘军与老袁兰州出差,在五泉山公园的合影。中间是我儿子。

作者  | 2017-7-15 22:50:55 | 阅读(9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祥平】回忆马友—北京学生(1-5)

2017-7-13 20:34:05 阅读84 评论0 132017/07 July13

马  友

开 篇

前一阵北京马友洪复兴张晓等人来了个西行漫记。大家在西安欢聚一堂,又勾起我们对马场岁月的回忆。这期间我忽然又有了想再写点什么的冲动。

退休这几年,为了防止老年痴呆,陆续写了我的回忆录和游记,里面都有相当的篇辐是在讲马场,但是总觉得还是有些意犹未尽,好像还有很多可以写,只是需要找一个主题。那天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忽然想起了一个切入点,马友。对,那就以一个个具体的马友为主线,写写他们,写写我对他们的了解,写写我和他们的交往。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革命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山丹军马四场是我们曾经的共同家园,大家来自四面八方,北京学生、西安学生、大学生、转业军官、复员军人、合同工,还有马场的老职工和马场子弟。人的一生就那么几十年,其中的一段岁月我们有机会在一起共同工作共同生活,这就是缘份。

马场的岁月里,由于工作和平时的交往,认识了不少马友,但是在这里不可能都写到。包括有的人虽然关系很好,但没有太多的故事可讲,只好在讲其它人的时候顺带上。我把要写的马友分了五个组别,北京学生,西安学生,领导和师傅,同龄人和场子弟,外场及地方。每组10人,共50人。当然在说到他们时也会提到其它的马友,我打腹稿时粗略统计了一下,有名有姓的应该不下200人,其中的有些人是做为他们那一批人的代表。

还有一点,可以看到,所讲述的马友基本上都是男的。原因之一是当时场里就没有多少女职工,特别是我所工作过的几个地方,女的基本都是家属。再有就是当时的环境,男女受授不亲。所以在场里时,我正经没跟女士

作者  | 2017-7-13 20:34:05 | 阅读(8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祥平】回忆马友—领导和师傅(22-23)

2017-7-11 7:32:23 阅读132 评论0 112017/07 July11

2016年5月10日林向国、大良、张梦雪、刘建明到西安,与西安马友合影。第二排左五:王宏义

马友(22)

王宏义

从水库回来到了七连。七连是个新成立的农业连队,当时的最高长官是指导员韩秀和连长王宏义。

王连长是富平人,西农农机专业毕业后分到四场。他爱人钟老师是临潼人,虽然不是一个县的,但他们两家的村子挨的很近。他们有两个还是三个小孩我记不清了,就记得老大叫王清理,不用问,肯定是1969年生的。有关王连长和七连的一些情况在我的回忆录里已有不少叙述,这里就不重复了。在这讲点别的。

王连长是个地道的关中人,讲几个例子

1、陕西人不讲吃不讲穿有了钱先张落着盖房。那几年七连的基本建设可真不少。刚到七连时,只有六排平房加一个旱厕。仅仅两年时间就先后又建了三排宿舍加一排办公用房(队部和学校等),还修了场院、机车库、连队围墙、菜窖等,还通了水电。

2、七连是一个独立连队,一共就那么几个人,太寂寞。再加上基本都是单身小伙,太亢奋。平常总会没事找事吵个架打个锤的,也算是一种业余消遣和发泄。一般遇到这种事他都不出面,事后他就会象白鹿原里写得那样,全族人到祠堂议事。他会召开全连大会,双方讲述事情经过,然后各打五十大板,事情结束。其实也是,这种事就论不出个谁是谁非,也没必要上纲上线。

3、农闲时每天早上他会像农村的生产队长一样,早上起来先背着手在队里转转,到点了把钟一敲,然后就去几个房间派活。派完活后蹲到墙头一边看着大家出工一边跟几个人议事一边晒着日头,陕西人的蹲功他有。

4、八

作者  | 2017-7-11 7:32:23 | 阅读(13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祥平】回忆马友—领导和师傅(21)

2017-7-9 21:44:54 阅读229 评论0 92017/07 July9

(三)领导和师傅

刚到马场的时候只有十六岁,那时候看这些人总觉得隔的太远了,年龄要大的多,经验和阅历比我丰富的多。说到谁谁谁,是个老机务工了,算算也就三十出头。说到某场长当年如何如何,算算也就四十刚过。小了真好,在他们面前可以随意一些,做点错事他们也会原谅。再加上他们也知道我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冒犯了他们也不会计较。不过我也是有优点的,我会把我的本职工作做到最好,至少在工作上他们用我是放心的。

和前面提到的大院有些类似,马场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天南海北的各色各样的人物聚集在这里,展示了丰富多彩的文化和习性,而这种多元文化的碰撞和交融又产生了特有的马场文化和特有的马场人的性格。在马场的日子里在为人处事这方面会比较放松比较简单,包括对这些领导和师傅。不过它也害了我,回来以后老也适应不了复杂的现实社会(有一次校乒乓球赛时,教工校队和校长们打了一场表演赛,其它人都是二比一胜,只有我是二比O,下来这伙都说我,太不给校长面子了,还想不想在学校干了)。逼得我只好在微信里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逍遥。

到马场算是我正式走上社会,首先遇到的领导和师傅会带着我往前走上一段,而他们也有可能会影响我这一生的某些方面。我比较幸运,碰到的第一个师傅是赵金全,所以在这次写马友的时候,第一个写的就是他,也因为他,北京学生就顺理成章的被放到了第一组。

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太爱和领导打交道,另外带过我的师傅也就那么几个,这样下来就很难凑够一组,所以我就稍微扩大了一下范围。领导中包括了我的直接领导,也包括没有领导过我,但我们之间有过交往的领导,还包括不是领导但是干

作者  | 2017-7-9 21:44:54 | 阅读(2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难忘的并机发电实践

迟之鑫

四场用电是靠一台40千瓦的柴油发电机组定时供电,那时场部、四连、车队、粮库、副业队、马队还有场部中小学用电都靠这一台发电机组。到73年一方面增设了机修队,水泥预制场也需要白天供电,另一方面场部增盖了五排住房和场部办公房,于是就增加了一台50千瓦的柴油发电机组。为了使两台发电机组并机发电,当时的两位电工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在李俊伦副场长的指挥下打地基,安装50千瓦发电机组,全部都装配完成,一试机这台新机组能正常运行,确实给全场职工带来了一片欢乐。两台机组并机实验就准备实施,发电工分别发动了两台机组,电压表指示两台机组都是380伏50赫兹于是合上了较大功率机组的供电闸,一切正常,接着合上了40千瓦机组的供电电闸以并机发电,就在合闸的一瞬间,仪表盘上的照明灯和所有场内用电灯泡,只要接通电网的全部爆了。把何文礼师傅的手也烫了,他的手还没有离开电闸,一收手电闸也断开了,并机发电未能成功。

李副场长和发电工何文礼师傅,第二天一起来找我。当时,我在场部中学教物理。李场长说了头一天并机发电的情况,让我想办法实现并机发电,时间一周。我说:并机发电的原理我不清楚,更没有实践过,只能是争取一周内搞清楚并机发电的原理和操作方法。实在不行最多两周完成。李场长说:“有困难尽管找我,就这样,越快越好,机修队和预制场生产急需用电。”李副场长他们走了以后,我打开书箱找出我利用去山丹、武威、张掖时与新华书店店员和经理死缠活磨才买到的暂停销售的几本《电机学》《电工实用操作手册》等书籍(因这些书中没有毛主席语录而停卖)仔细翻阅起来。用了两天课余时间

作者  | 2017-7-9 14:40:57 | 阅读(1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的家乡是全国闻名的甘肃省会宁县,这里是当年红三军会师的地方,但也是个贫穷落后的地方。1965年11月9日,我应征入伍。在祖国的中印边防线上,西藏山南7897部队马及墩301分队服役四年。70年5月退伍后8月份即来到山丹军马四场工作。

初来乍到住在汉阳沟工程连,主要搞水利工程。后来工程连一分为二,工程一连搞水利建设,二连搞基本建设,也就是盖房子。工程二连是清一色的复员军人,由临洮县来的50多人和我们会宁县来的13人共计近70位复员军人组成。当时我们都说:咱们都是甘肃人,怎麽谁都不知道有这麽一个破地方?那年国庆节前三天大雪纷飞,大家的心情就像这寒冷的天气一样沉甸甸的。20多人住一个大帐篷,睡的是垫着麦草的大通铺,吃的也很平常。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那时候的思想境界还是蛮高的,当时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只讲为社会贡献,只讲为人民服务,而并不怎麽讲报酬。记得在青海刚入伍时,每月只发6元零花钱;后来在西藏服役到第四年,也才每月发20元;来马场每月只有33.28元工资,平均每天只有一元钱。当时我爱人姚彩莲在连里做饭,每天只发0.8元钱。马场职工就凭着这点收入养活一大家子人,现在的人听了一定不敢相信。

我在工程连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只有两个月,就被调到五连当农工。分在农二班,班里共有14个人,其中有三名北京学生,记得是吕杨、刘幼贞、和王玫玫。过不了几天就要冬灌了,冬灌在以农为主的四场是头等大事。晚上在大饭堂开大会,照例是领导作报告动员,职工发言表决心。我们农工班的决心书是由永靖县来的复员军人孔凡玉读的,听说是刘幼贞他们写的。记得决心书上有四句打油诗:

作者  | 2017-7-9 14:33:01 | 阅读(3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2017-7-8 11:14:18 阅读246 评论0 82017/07 July8

第二排右八:刘援朝

马友(18)

刘援朝

当年二院有四家的情况非常相似,父亲年龄相当,同衔同级,母亲是家属。五个小孩,有两家四男一女(我和贵南军马场的李寅生家),两家四女一男(袁宝英和刘援朝家)。

刘援朝的父亲是外科的主治医生,他的那一把刀名气很大。大概是1974年,我大嫂检查出乳腺癌,马上回到重庆,就是刘援朝他爸给做的手术。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年了,看上去手术做的非常好。

由于这几家情况都差不多,所以住房标准也一样,很容易成邻居。调防前和袁宝英家是邻居,1975年回西安后,我家左边是刘援朝家右边是李寅生家。因为是邻居,走动的就比较多,缺个盐少个醋的就去要去了,平时到他们家也不用敲门,谁家有好吃的也可能去尝一尝。

当时军大子弟到马场,有不少一家都能去几个。最多的有四个,比如王禾稼家,他两个弟弟在贵南,妹妹在一场。刘援朝家也是,他二姐刘秋焕在略化,三姐刘春焕在贵南,妹妹刘冬焕在三场。

我们这一批现在被界定为第二批到马场的西安学生,实际上是从重庆出发的初69级的军大子弟。我们这批大概有近60人,差不多一半到略化一半到山丹,分到四场的是七个人,其中有四个是二院的(如果加上后来她父亲也调到二院的游思佳那就是五个了),而我们那一批里一共有五个家是二院的(还有一个是分到三场的刘冬焕)。头一批里家是二院的基本都在略化和贵南,山丹的很少。

我和刘援朝从小在一块长大,按说在一块玩的时间应该比较长,但实际我们玩的并不多,主要是我不想和他在一块走路,原因是我比较胖他有点瘦,走到一块反差太大,像

作者  | 2017-7-8 11:14:18 | 阅读(2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6-17)

2017-7-7 23:45:28 阅读326 评论0 72017/07 July7

马友(16)

纪宗宁

1972年到七连后不久,马队撤消合并到七连,汤新生纪宗宁等人都到了七连。

纪宗宁也打球,七连的乒乓球是他和汤新生和我,排球队我俩是二传。不过他不太喜欢打球,而是经常和王光兴下围棋。我们更多的交往是到汤新生那侃大山。话题也是五花八门,还经常会去操美国总统的心甚至是联合国秘书长的心。不过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听他讲在马队时的一些趣事。摘录一点

1、一回他骑马回队上,骑的有点累了,就把腿盘起来坐在马上。马一晃把他给掉下来了。爬起来忍着痛追马,马在前面吃草,等他快到跟前的时候就又往前跑几步,就这样一直走到大柳沟。

2、彭兽医是个懂得养生的人,他那总有些好东西,他和张景孝陈光明几个就计划去弄点出来。后来把他装宝贝的箱子后面的一块板撬开,从里头拿点冰糖鸡蛋什么的,然后再把板安上。看来他们是有长期的计划的,一次也不多拿。所以经常会让彭兽医在怀疑自己的记性,明明按计划的怎么没到时间东西就吃完了呢。甚至记不得今天吃了没有,说吃了自己怎么没印象,说没吃东西怎么没了呢。

3、还是彭兽医,一次彭兽医带了些狗肉回来装在水桶里挂在门外。那天彭兽医去给马看病,哥几个立马开始加热吃肉。彭兽医回来到门前眼睛忽然直了,挂在室外冷藏的桶怎么冒热气呢。把桶取下来,捞一块,骨头,再捞一块,还是骨头。

4、还是因为彭兽医,一回他们偷了几个鸡蛋,放牧时捡点牛粪拢堆火烧鸡蛋。等差不多了扒拉着找鸡蛋,鸡蛋壳一遇冷,啪的一下炸了,一小块鸡蛋皮正好贴在他的眼皮上。

其实彭兽医是个慈祥的老人,也许这些他都清楚,只不过装糊涂也不一定。

作者  | 2017-7-7 23:45:28 | 阅读(3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2017-7-7 13:18:57 阅读234 评论0 72017/07 July7

马友(13)

朱锦江

说到朱锦江,大家就会想到乒乓球。其实除了乒乓球外,他的羽毛球排球包括篮球和足球也都挺好的,不过我们在一起主要还是打乒乓球。这里干脆就借着说朱锦江来说说乒乓球。

1972年军马局运动会后,我把参赛球员的水平分了几个层级。最高层级的有朱锦江和二场的郗工权、伊吾的刘志强等。如果双方都认真的打,基本上我应该过不了5(21分制)。比赛中有可能会爆个冷门,即所谓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但跟他们打,就是他打盹我也赢不了。这几个基本都在少体校受过专业训练,我把他们定义为半专业水平。

下来这一级人也不多,大概有朱宝田、二场的吴致明和局直的索起。我跟他们打大概是不过10。不过跟他们打,如果出现奇迹的时候也有可能赢上一局,我还曾经赢过索起一盘。我把他们定义为准专业水平。

再下来的人就多了,那次比赛时这一水平的大概有近十个,我算一个。我把它定义为业余水平的最高水平。也就是说,业余的玩家再整也就到这了,要想再提高那就得去接受一下专业的训练。这就好比硕士有混得不如学士的,但硕士的总体要比学士的总体水平高,因为平台不一样。欲穷千里目,还要更上一层楼。当然业余水平也能分很多层级。

有点意思的是我上大学时也是这个状况。建工77的陈玄,以前拿过省少年冠军,上学时是省高校冠军,和朱锦江一个层级。机电78的孙鲁,是省高校亚军,后来终于在最后一届(陈玄毕业后)拿了一次冠军,和朱宝田一个层级。我这个水平的也大概有近十个,我比较得意的是那年的系际乒乓球赛的团体赛中,我只输给他俩,剩下的都赢了。

我还接触过专业

作者  | 2017-7-7 13:18:57 | 阅读(2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1)

2017-7-4 22:57:39 阅读481 评论0 42017/07 July4

马友

(二)、西安学生

西安学生的组成相对简单,都是四医大的子弟,所以有必要先把四医大简单介绍一下。

第四军医大学的校本部是一个大院,领导机关及教学和学员都在这,我们习惯称它为学校或训练部。西北角那里是幼儿园和附小,我从上幼儿园到小学毕业一直在这住校。大院东边隔一条康复路又是一个大院,习惯上叫它新医院,这里有第一附属医院(简称一院现在叫西京医院)和口腔医院。两个大院中间有过街地道连接。出学校上11路汽车向东坐六站堡子村下车再步行两站又有一个大院,就是第二附属医院(简称二院现在叫唐都医院)。我家原来在学校,1960年前后搬到了二院。

五十年代时由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出现了一个特殊的居落单元,大院。大院是一个和外界隔离的,相对独立的小社会,在这里不用出大门就可以完成从出生到丧葬的全过程。由于和外界的隔离,也就形成了和当地完全不同的文化(甚至连口音都不一样),这就是特有的大院文化。

大院大致又可分为机关大院、部队大院、院校大院和工厂大院等。类型不同,特点也不同。例如部队大院非常讲究等级,军衔就直接表现了等级,还有像住房等,当时就有尉官楼、校官楼和将军楼,现在也还有团职楼,师职楼。当年连上小学时都有区别,更高级别的子女在八一小学,我们在军大附小。部队大院的子弟处事都比较简单也比较直。平时不惹事,打起来不要命。最明显的优点是守时。而院校大院则非常讲究阶层,大致可分为干部、教师和职工三个阶层,相互之间都保持一定距离,互不来往。在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受到特定环境的影响,也基本是这种状况。

四医大是一个部队的院校大

作者  | 2017-7-4 22:57:39 | 阅读(48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四场马友欢聚在昌平

2017-6-14 22:09:26 阅读60 评论0 142017/06 June14

前排左起:吴兰香、李军、刘幼贞、张晓、游思佳、林向国、王天良、洪复兴、魏芳超

后排左起:云正明、王玫玫、祖胡兰、王严、郝玉萍、杜东升、肖振华、孙连德、段俊萍

2017年6月14日,四场马友刚刚结束了欢送李文生的聚会没几天,今天又聚集到了昌平王天良、林向国家。这次聚会是林大姐、大良要去俄罗斯旅游,加之即将搬出昌平住房,准备装修河北新房;到昌平又得知,本月是游思佳、林向国(后来才知道肖振华也是6月生日,与小游差一天)生日,同庆。只要是有聚会的由头,大家一起乐乐、聊聊,何乐而不为。这次郝玉萍、王玫玫都是第一次到大良家,肖振华和云正明也是有段时间没见,大家见面十分高兴,感谢林大姐和大良的辛勤准备、热情接待。游思佳和李军是昨天晚上就来到林大姐家,正好凑一桌扑克牌。上午十点左右,大部分马友到来,边吃边聊,边聊边拍,养生之道、治病体会、微信操作新方法等,海阔天空、天上人间。中午,林大姐请我们到昌平市内的酒楼就餐。一个大蛋糕已经摆在大餐桌上,第一个节目就是祝林大姐、游思佳生日快乐!点蜡烛、许愿、吹蜡烛,大家齐唱生日快乐歌,共享蛋糕的美味。当得知肖振华也属过生日范畴,大家又给小肖戴生日皇冠、唱生日歌,好不热闹、温馨。

饭桌上我们才知道洪复兴、吴兰香两口子、云正明、肖振华两口子都是林大姐、大良牵的线。林大姐、大良是四场北京学生中第一对结婚、第一个有孩子的家庭。他(她)们还时刻关心未婚北京学生,现在说起来大家还是感激不尽。

饭桌上大家也谈到明年326马友节的事情,表示四场一定积极支持马友节筹备组的工作,做好四场的人员组织和节目排练。明年是我们到马场50周年的日子,四场准备把老照片、新照片整理出来,做一些电子版纪念品,希望马友们积极投稿!

作者  | 2017-6-14 22:09:26 | 阅读(6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欢迎文生来北京

2017-6-7 19:54:33 阅读492 评论1 72017/06 June7

前排左:吴兰香、林向国、杜东升、魏芳超、洪复兴、李文生、张晓、王天良、李军

后排左:祖胡兰(祖萸)、刘幼贞、孙连德、王严、张明祥、游思佳、王玫玫、刘建明

2017年6月7日(高考第一天)中午,为了欢迎李文生来京及欢迎张晓一行西安、洛阳探友之旅圆满结束,顺利归来,四场在京马友聚在西客站附近的“蜀中仙”为文生接风,听取张晓一行西行的详细情况介绍。今天共有18位四场马友参加了聚会,这也是四场马友春节后的第一次较大范围聚会,大家打招呼相互问候,特别对李文生的参加表示格外欢迎。文生此次来京,主要是参加110中学66届高三(2)同学(张晓、王天良也是这个班的)聚会。本是昨天聚会结束就返回西安,由于马友的邀请,改成今天下午4点的火车。张晓、复兴、兰香、真真、祖胡兰刚从西安回来,文生二口在大热天陪他们游茯茶镇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文生对今天的热情邀请表示了感谢!复兴也代表五人介绍了拜访郝武军、王禾稼、夏万顺的情况,谈到丽萍、建岭至始至终的安顿、陪伴,还有西安马友、武军、吴玉琪、燕宁、马二代等的隆重欢迎和丰盛款待,特别是李桃带病来探望。这一切让张晓他们至今令人难以忘怀,复兴他们也介绍了到洛阳见到刘学文的情况。这次所到之处,见到这么多马友,遇到这么隆重的接待,参观了许多历史名城、古迹、最美新城小镇。对西安有了进一步了解,他们说古老又现代的西安真美!陕西值得一游。在和西安马友们的接触中,更感天下马友一家亲。通过这次西安之行,马友们之间更加深了了解,以后要多走动,欢迎西安马友到北京作客!

文生在大家的欢迎声中,唱了一首《草原之夜》;孙连德读了他为五人探友之旅写的小

作者  | 2017-6-7 19:54:33 | 阅读(492)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的邮箱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北京市 西城区 白羊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近期心愿愿马场早日走出低谷,马场人早日摆脱困境,过上好日子。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祝词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