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黄明丰《我的山丹马场之行》之六十一  

2011-11-07 23:58:59|  分类: 博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兰瓜的故乡

      2011年8月7日下午五点钟。我和父亲乘坐T9206次列车飞快地驶离张掖,向下一个目的地兰州奔去……

     兰州,别称金城,甘肃省省会。小时候我就知道那是全甘肃最大的城市。但是说到对它的印象,几乎没有。唯一一次和它近距离接触,是在我十一岁那年,我们全家乘火车回东北,路过兰州时,在车上眺望了这个紧挨着黄河边的城市。

     也不过就眺望了十几分钟,难说有什么强烈的印象。就算有,经过这几十年的磨砺,早已忘得差不多了。反倒不如天水,虽然也是路过,虽然也是在车上眺望,虽然也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但车一过天水,我就吃到了平生的第一根冰棍儿,所以至今想来,仍然记忆犹新。

      列车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奔驰。从张掖到武威,走的还是我们来时的路。一路上景色如故,只是在夕阳的余晖里,又平添几分秀色。过了武威,往兰州拐时,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到了古浪,只能依靠车站的灯光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再往里,天就完全黑下来,几乎什么也都辨认不清了。

      列车广播前面快到乌鞘岭隧道了。乌鞘岭位于天祝县境内,是祁连山脉的一个分支,海拔3562米。乌鞘岭隧道长20.5公里,仅次于石太客运专线上的太行山隧道(左线全长27839米,右线全长27848米)和吕梁山隧道(全长20785米)为中国第三长的铁路隧道。我本来想好好看看这个在中国铁路史上意义重大的特长隧道,无奈天色已晚,列车穿行在茫茫夜色中,就和穿行在隧道中差不多。按说根据列车驶入隧洞的特殊声响,也可以辨别出是不是通过隧道,可是这一段路上隧道特别多,以至于完全混淆,单靠耳朵已经难以分清楚哪个才是最长的隧道……

     张掖距离兰州大约550公里,列车需要行驶五个小时,预计晚上十点钟就能到达。我提前给郝军挂了电话,让他到车站接我们。郝军是父亲的老战友郝树林叔叔的大公子,也是我的老同学。当年他从吉林老家来马场时,还是满嘴的东北话,如今在电话里,乡音已改,只是再见面时,不知还能不能认得出我这个当年的故人。

      其实说到对兰州的印象,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小时候我们最爱吃的白兰瓜,就是兰州的特产。这原本是来自大洋彼岸的蜜瓜,没想到在兰州找到了它理想的生长地。也许是兰州的黄河水好,气候等各方面条件特别适合它生存,也许是兰州这方土地上人杰地灵,反正不管怎么说,白兰瓜从此而扎下了根,而且成为西北的名产,兰州成了它名副其实的故乡。如果说起童年时代对西北最美好的记忆的话,白兰瓜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件。这种记忆一直伴随着我,以至于多少年后想起它,口中似乎还留着余香……就连我那从未见过此物的外甥女,听我长期夸赞它的神奇,也千叮咛万嘱咐,希望这回回去千万带几个给她尝尝。

      刚来到张掖的第一个早晨,我和父亲在街上漫步,就发现了它的踪迹。在街头的每一家超市门前,几乎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不过它的瓜皮没有我童年印象中的白兰瓜那样洁白,而是略微有些金黄,名字也千奇百怪,然而万变不离其宗,再怎么变似乎也难脱和白兰瓜的干系。 

      白兰瓜吃起来甘爽清甜,口齿如蜜,甚至手指留香——那绝不是一种平凡的味道。我相信凡是吃过白兰瓜、熟悉那种甘爽清甜味道的人,看到这一段,记忆的闸门会突然打开,记忆的潮水一定会汇成滔天巨浪,向你滚滚涌来……只是小外女交给我的任务恐难办到,因为这里的白兰瓜个个都是自然熟透的,现吃现摘,根本耽搁不了时日,如果真的带几个回东北,恐怕是还没到地方,就熟得烂掉了。 

      列车快到兰州了,心里反倒有些局促和忐忑,就象是一个小孩子在期待着什么。期待什么呢?

      晚上十点多钟,列车在兰州站停稳。我掏出手机,准备和郝军联系。但是手机不知何时莫名其妙地关了机,而且怎么打都打不开。我心里暗暗叫苦,只好和父亲来到站外,在一根大柱子下等候。等了不久,人快要散去时,有一男一女向我们走来,过去一问,果然是郝军和他媳妇。

      一阵寒暄,我向郝军打量了几下,依稀还能辨认出少年时的一些模样。郝叔叔家住在秀川新村,离兰州火车站挺远。我们准备坐公交车去,无奈公交车上人满为患,我们只好打了一辆出租车。

     出了兰州车站,我们向北而行。车站身后的那座大山也陪伴我们缓缓前行。夜色茫茫,只有依靠山上的灯火才能依稀辨认出大山的轮廓。山上灯火处处,就象是兰州的一个巨大的背景墙,把兰州的夜色装点得分外美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座大山就是冷龙岭,来自于祁连山脉,向东过天祝、鼓古,虽然到兰州时已经成为它的余脉,但是依然不减其巍峨高大的气势。

     我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感觉,明白了我在期盼什么。我其实就是期盼见到一个真实的兰州——象这样在大山的灯火背景下的兰州,而不是在白兰瓜香甜气味中酝幻出的兰州。

      兰州,白兰瓜的故乡!                                (待续)

                                                                                                                    2011.11.7.

    白兰瓜的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