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黄明丰《缅怀》  

2011-12-13 08:17:20|  分类: 永久的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

      缅怀
                                                                              迟之鑫老师遗像

     惊闻西安马友迟之鑫因病医治无效于2011年12月10日不幸去世的消息,心情无比悲痛。迟之鑫老师是原山丹军马四场的西安知青,1970年4月27日由解放军西安第四军医大学来山丹军马场插队。先在四连(205队)开拖拉机,72年2月调到山丹军马四场子弟学校当老师。国家恢复高考后,1978年10月,他以山丹县理科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了西北工业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某航空大学当老师。……

     说起来我和迟之鑫老师素未谋面,彼此也并不相识,我对他的认识和了解完全来自于他写的文章。最初在“北京马友之家”的博客上连载,时间是2007年夏天,后来收集到《祁连山下》一书中。共有3篇:《初到马场》、《难忘的并机发电实践》、《忆与赵金全先生的一次合作》。

     读迟之鑫老师的文章,感觉他年青时是个很有个性的青年人,有理想,有抱负,而且还喜欢钻研科技,爱联系书本所学,搞一些小发明、小创造。他在四场待了八年,其中有六年时间在学校教书。当时张晓老师也在四场教书,张晓老师回忆说:“在马场时,每当我就物理或机械问题请教他时,他都很兴奋。”1973年,四场新增一台50千瓦柴油发电机组,因与原来的那台40千瓦柴油发电机组并机发电出现故障,找到了正在中学当物理老师的迟之鑫。迟之鑫老师经过查阅资料和现场攻关,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所在,并亲自指导,重新安装,最终实现了两台发电机组的成功并机发电。

     1978年全国恢复高考,迟之鑫老师报名参加。张晓老师回忆道:“在他的鼓励下我们一起报名参加了高考,一起背着行李到山丹县考场,考试间隙我们在一个驴圈温暖的角落里靠在一起复习。后来,他考成了山丹县的理科第一,我考了文科第一。我们互相祝贺,再后来我和他还有小五子一起到西安上大学。他人很聪明,是难得的人才,他好学习好钻研,大学不到一年,他对我说除了学校规定的课程,他还突击钻研了许多其他课程这让我十分佩服。他酷爱自己的专业,倾心如注……听说,他退休后还在兼课,我很理解他,他是把上课把专业当成自己的乐趣和自己的生命的一部分。”

      北京知青赵金全,原四场车队修理工,也喜欢钻研,鼓捣技术。他们俩曾经利用一台报废的起动用二冲程发动机,拆开重新装配成能够动作的模型机,开始琢磨起它的工作原理,不但弄清了八个缸中任一个缸在任一缸工况下其它缸的工况,还进一步发现了这台发动机存在的其它问题,消除了这台发动机的隐患,为更长时间的正常运转打下了基础。2001年暑期惊悉赵金全不幸逝世,迟之鑫老师还甚感悲憾。说他失去一位好友,世间失去一位优秀的技术人才,并写文章纪念他,没想到十年后,迟之鑫老师也不幸与世长辞,让我们也萌生了当年他失去好友赵金全的那种悲憾的感觉!

      魏芳超老师说:“听到迟之鑫病逝的消息,心里万分悲痛,我们又失去了一个好战友。我们都已步入老年,大家都要珍惜生命,幸福健康的生活。”是的,马友们已经都不年轻了,正逢年老体弱,疾病的高发期。希望大家重视自己的身体,关照自己度过这一危险期,幸福健康地活着!

     迟之鑫老师在文章中还给过我一些特殊教益。因为他是四医大知青,熟知四医大知青来马场插队的前因后果,他写道:

   “1969年暑期,已经‘上山下乡’的第四军医大学的三百余名子女被召回四医大所属的黄陵农场成为农场青年队员。10月份,在邱会作的指挥下三个军医大学实施换防,第四军医大学迁到重庆市,在农场的青年队员一律不准回去帮助搬家,直到1970年元旦前后我们才得以陆续返回重庆家中过年。第四军医大学借口上级要求他们撤除在陕西的农场,向我们的家长宣传动员:把我们这些青年人推荐到总后勤部下属的军马场去工作。家长们正在为我们这些十几不到二十岁的青年既不能上学又没有工作而心急如焚,在没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只得同意。春节刚过,四医大就催命似地把我们集中到西安,住在原第四军医大学老二队,由第四军医大学赴山丹军马局医疗队的几名军医向我们介绍山丹军马场的情况。之后,几经研究,把我们分成三批,第一批属于家长‘有一般问题’的子女;第二批是当时小学刚毕业将要上山下乡的子女,是从重庆直接去的;第三批属于家长‘有严重问题正在审查还没下结论’的子女。在第一批子女去马场将近两个月之后,我们第三批子女才被准予动身。这段时间虽已是早春三月,然而虽暖犹寒的春风,倒春寒的小雨,睡在冰凉的地铺上,令人从内心往外冻得瑟瑟发抖;远离父母兄长的孤立无援,人去楼空的落寞,何去何从前途未卜的焦虑……这一切对于剩下的三、四十个只有十几、二十岁、未谙世事的青年们不啻是一个精神上的打击折磨,令我们萎靡不振、心灰意冷……”

    因为我正在编撰《山丹军马场大辞典》,这段话对于我弄清楚1969年三个军医大学换防和西安、重庆知青到马场插队的原因很有帮助。本来我想以后有时间可以去拜访一下,没想到现在已经阴阳相隔,就只能把这个“谢”字埋在心里,作为永久的纪念……

    深切地悼念迟之鑫老师!愿您一路走好!

                                                                                                         2011.12.12.深夜缅怀
                              音容宛在
缅怀


缅怀


缅怀
                      ——以上照片选自淡月疏竹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