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李维新因病昨日去世  

2011-12-24 10:56:03|  分类: 永久的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tianshanmayou《李维新因病昨日去世》

北京知青马友李维新自去年6月发现癌症,经手术化疗及中药调理一直没有好转,终于12月21日上午10点逝世于航天731医院,享年62岁。患病期间,众多马友表示关心慰问,前往其家中和医院探望护理。告别仪式将于23日上午8点在731医院告别室举行。

李维新因病昨日去世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翟明国                   而今四蓝惟余三 —— 送别维新

  

11月最后一个周末和李维新通过电话后,我心情沉重地对闫真说:“和他的通话与我在李新民去世前两周的通话感觉一样”。我开始盘算什么时候约侯新民或者柳家新一起去他家看望,因为我始终不知去他在丰台区家的路该如何走,准备搭他们的车去。看看我密密麻麻的日程表,武汉-青岛-广州-昆明,直到12月中旬才赶能回京参加另一个会议。我心里默默地说,维新弟坚持啊坚持;一定要病情好转,发生奇迹。12月1日在武汉接到李新生电话,知道维新已经被送到医院监护室,去他家看望已成空想,我祈祷苍天,盼望他坚持到12月中旬以后,能到医院去当面慰问。12月17日,家新与新生开车从在北京开会的宾馆载我去731医院。此时的维新已是在生死线上挣扎。他听到我们来困难地睁开双眼,无力的手慢慢伸开五指。脸色蜡黄,露在被外的脚肿得如发面馒头。他蠕动的嘴唇在无声地说着什么。他有很多话说,我们也有很多话要说,但什么也没说,其实根本不知应该说什么,说鼓励?说坚持?说关心?一切都不需要用语言表达。我们陪他坐一会儿,心里默默地和他聊天,眼前浮现出在场部一起打球、在连队一起出操、在新疆送他回内地、在北京和他再相逢、在他们单位他负责绿化的小山包游览、在他家里和他谈论对疾病的治疗…….人是很强大的,他可以征战边野,人是很脆弱的,他可以被疾病折磨的奄奄一息。他疲乏的闭上双眼,我很希望他是安静地睡着了。当我们起身离开时,他惊醒了。我说我们会再来看你。他费力地点下头,突然高高地抬起左手,当我和他握手时,他也屈动手指握着,很久没有松开,一滴半干的眼泪从他的眼角渗出。

他于今日辞世,终于未能进入2012年。

 维新深度近视戴着一副大眼镜,于是我们叫他“蛤蟆”。记不清是谁给他起的绰号,但他认准是我起的。他乐呵呵地接受。他说始终如一叫他蛤蟆的是我。他说别人叫他蛤蟆他不乐意,“豆兄”叫我乐意。直到11月末我和他通话时,他还说“豆兄,蛤蟆弟真是很想你,咱们是最好的兄弟,还有侯,还有柳,还有很多马友。”

 从68年同车由京西去新疆至今,我们相识了43年之久。记得从红卫队集结半年分配之后,我去二连牧马,他和侯一起到场部作电影放映员。见面机会不多,但他们的消息还常听说起,因为在艰苦的军马场,能看到电影几乎是唯一的精神享受。我常常随马群在偏远的山沟,但如果较近的连队放映电影,只要有可能,我都会策马踏雪赶去,一半是看电影,一半是看望我的伙伴。

在连队作了几年牧工后,我调到了机关政治处,和电影放映组同在宣传部门,成了朝夕相处的同事。我们都住在一栋土块搭建的筒子房中,我和侯同室,他和柳同室,两间6平米房间相邻。除了一起开会、汇报和其它公干外,还在一起吃饭,一起海聊,一起愤世嫉俗,一起编织着我们的未来,一起参加场里组织的各种文体活动。我们(政治处队)在排球比赛在场部组织的联赛中还获得冠军,使得实力雄厚的场宣传队和修理厂耿耿于怀。当时的马场知青团结向上,怀着美好的理想做好本职工作,锻炼了我们的意志,也使我们的友谊日益加深,互相搀扶着渡过条件十分艰苦的知青岁月。记得放映队经常不管气候如何,经常下到分布在百里草原和天山南北的基层放映。每当他们深夜才能赶回时,或每当气候骤变时,我们都翘首而盼。而每当我们下基层公干,他们也都问长问短的牵挂。

有一件事让我终身难忘。记得是个寒冷的冬天,一天晚上放映队从连队回场部时,遇到了大雪夹着大风,他们的解放前留下来的破旧中吉普开开停停,途中故障不断。好容易回到场部,正当我们涌去帮忙卸车时,政治处王水清副主任召开紧急会议。他严厉批评了放映组。听说是在他们回程中,遇到一辆马车拉一个连队的家属去场部医院,因为放映组的车况不好也没有空位,所以他们没有送家属去医院。王主任在批评之后,意味深长地说:“我们的最高宗旨和全部使命就是为人民服务,不管你们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先解决人民的困难,何况你们是政治处的工作人员。希望你们永远牢记这个道理。”我清楚地记得蛤蟆、小侯眼角闪着泪花,虽然他们本身就在暴风雪的袭击下,在零下三、四十度的气温中,在在汽车随时抛锚的困境里。他们的灵魂被深深地触动了,我的灵魂也被深深触动了。这个作人的道理一直指导着他,也指导着我们其他的人,指导着我们从军马场到后来的不同的岗位,到蛤蟆弟的路途的终点,并潜移默化地传给了我们的后代。

还有一件生活上的趣事,常常被维新提起。在地势高寒军马场的那些年,所有人都四季如一穿着志愿军时期的部队旧棉衣棉裤,是上级“价拨”给我们的福利。于是全场上下,旧黄一片,加之旧军服已经质地老化,所以大多打着补丁,甚至露着棉花。马场的人熟悉了旧黄,马场的马也熟悉了旧黄。记得我们刚从北京到马场,集中在红卫连。早上出操,还没有领到旧军装的我们出操跑步,路过的马车看到了杂色服装的我们,于是车马大惊。1971年我们几人从北京探亲回来,提到感受,很是羡慕在北京的青年人在东炼(东方红炼油厂)穿着蓝色工作服。侯新民、李维新,柳家新和我四人,不约而同地回宿舍从箱子里翻出学生时代的蓝色制服,穿上后坐在宿舍门外的木凳上晒太阳,成了万黄丛中一点蓝。此景立刻成了场部的一道风景,大家围观调笑,还有人给照了照片,被称为“四蓝”。我当时还即兴作了一首题为“四蓝”的打油诗。1972年,维新以顶替父亲工作的名义调离马场,我又写了一首诗赠别,其中一句是:“而今四蓝惟余三”。很多年我们再逢时,他仍记着我给他的诗,说我们四蓝终于又聚在一起了。可惜我至今仍然没有能把四蓝诗记住。记住的唯有维新,他已带到了黄泉之下,等着我们再聚首时朗读给我们听。

 维新是一年前体检查出肝癌的,而且原发是结肠,已是转移的中后期了。为人质朴、不善言辞的维新表现出惊人的乐观与坚强。每次见面,他都拍着胸脯说,看我还是能吃,还是能睡,还是体重160斤以上。我的病能好,我应该不会是马友中去见马克思的下一个。其实他是在顽强地和疾病做斗争,他要忍受化疗的反应,忍受病灶和手术刀口的疼痛,何况他还要忍受腹部的外部引流的不便与痛苦,他轻描淡写地说,这个引流袋终生不能去除,习惯就好了。他对生活的向往与奋争令人感动和钦佩。我最后一次去他家看他时,他忽然伤感地说,我原来还想争取不作下一个离开的人,看来不行了。记得你给我的诗,“而今四蓝惟余三”,你们三个,还有我所有的马场好友,要好好的注意身体,特别是你,还忙在第一线,太辛苦了。等日后我们都到另一个世界时,四蓝再聚首吧。我一时唏嘘,找不到应答的话。

维新先我们而去。自然规律,感叹之余,唯有惋惜与惆怅。存者切健生,去者长静矣。当年的北京知青已是花甲之人。我们已工作辛劳一辈子,现在要互相鼓励,热爱生活,珍惜健康,享受天伦,做好手头的工作或家里的事情,enjoy life forever。

 用下面的小诗作为给维新的送别辞,仅表无尽的怀念与祝福:

而今四蓝惟余三,留待他日再续言;

此生何有遗憾事,一次聚首一陶然。

并附一联:

恨昨夜北风残霜,无端折落老枝,仅留天山纵马论剑身外事;

想他日西天弯月,有缘重披蓝袍,再振京城学书励志报国心。

 。                                                                                                                 ( 写于   2011.12.17定于12.21)

 

曲志东挽联:少小赴西域情洒草原天山可鉴友情长;青壮为航天造林铺路云岗留芳慰英灵。(2011.12.21)

 

柳家新挽诗:《哭维新》病榻维新历艰难,双眉紧锁痛未言。可怜庸医三板斧,多少生命丧枉然。数载结伴回天山,青黄二色忆当年。而今无奈独先去,聚会何期再如前!(2011.12.21夜)

 

陈多丹     《悼维新》天山垂首披挽联,闽江逐浪传哀音。碳弧灯耀映忠烈,银屏幕落悼维新。无悔青春赴新疆,有志毕生奉爱心。真情浓意埋心底,何期再聚吐真情。(2011.12.21)


熊西北     痛悼李维新马友

   昨天下午,家新给我打来电话,说维新上午在731医院病逝。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前天我们还去医院看过他,他拉着我们的手,目送我们,我们都说,他的日历那篇一定能翻过今年。没想到,这竟是我们最后的离别,思绪仿佛回到当年。他在政治处电影队放电影,我在政治处宣传队跑龙套,政治处全体人员开会时,我总坐在他的身边,虽然话语不多,但是,心心相印,都是那种不怎么多说话,爱干具体活儿的主。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都是他那笑呵呵的模样。他一辈子老实忠厚,为人谦和,从来没有与人发生过什么过节,这个脾气性格几乎和我一模一样。与他相处,是在享受一种人生和谐平静的幸福。突然,他走了,我们大家心里都觉得空落落的,缺少了什么。彻夜难眠,只好翻身起来写几句悼诗,以慰藉英灵!

    维新马友噩耗传,京疆两地恸人寰;天山飞雪顿作雨,哭问苍天把命还。

    忆想当年放映员,身背电影下天山,草原白幕遮星空,千家毡房乐开颜。

    奶茶手抓葡萄干,北京知青牧马欢;放歌一曲中吉普,车辙道道不觉寒。

    一生老实多行善,为人服务心更甜;梦里千般手拉手,音容笑貌在眼前。

   忽听风声阵阵响,长城内外竖白幡;白花素裹众人泪,痛悼战友魂升天。

   云岗青松低垂语,太子陵园暮色添;天堂路上等着我,一起笑傲回人间!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