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黄明丰《我的山丹马场之行》之四十六  

2011-10-07 13:17:46|  分类: 博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枝一叶总关情
       这是一块普通的道路标志牌,竖立在山丹军马二场场部十字路口中心西南。这种蓝底白字的路标本来在各地都司空见惯,只是马场的公路标准较低,没有象别的地方那样被高高地悬挂在铁柱子上,而是直接被两根铁管支在道旁,高不过两米。细看底边还有一行小字:马场局公路管理所制。我想这样的路标应该不止一块,总场和各场应该都有。
一枝一叶总关情
                          二场公路标志牌

     刚到马场时我就见过这块标志牌。接下来在二场这些天,我几乎每天都无数次从这块标志牌下经过,但都熟视无睹,不以为意。上三场那天,我还特意来到它的跟前,请教三场的走法。问过之后就匆匆别过,并不打算给予太多的关注和留意。

    我想大部分来马场的人也都是这种情况。

    直到今天早晨我忽然有一种感觉,因为明天我就要离开马场,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这块看似普通的道路标志牌没准那一天也会成为我的一个念想,所以在我还没有后悔之前,我必须把它拍摄下来,保存在我的心里……

    今天仍旧是个响晴的天,光线很好。标志牌旁边,就是一直向南的那条南北大道。道路的东侧是原来的家属居住区,包括以前的大礼堂旧址、多功能影剧院、老医院旧址和新医院;道路东侧是二场机关、老中学旧址和现在的中学(现已改为小学);再往南出了道口,是大片是油菜地,还有少量的麦地,往西偏一点,是二场气象站。再往南,就是九队和草原队,分别有土路相连结。

    临分别了,心里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看到哪里都觉得特别亲切,恨不得再多看两眼。
    几天来对马场的观访让我对马场深有感触,并且对马场的现状有了一个肤浅的了解。而接下来的,是我对马场现状的一些深深的担忧。

    如果说看到“没有马的草原”和“没有草原的马场”让我特别失望只是我个人感情的一种宣泄的话,那么看到马场目前的情况同样让我感到失望和担心。

    现在的马场已经不是我们那个时候的马场。现在的马场人丁不旺,各项工作后继乏人。年轻人在场里的已经不多,大部分都选择在外地工作或打工,马场已经变成一个纯老年的社会。据说二场周边原来的这些生产队,人员大部分都集中到场部居住,就连草原队的那四幢居民楼,目前也是人去楼空。

    这也许还不是最严重的。我们设想一下,如果马场的情况还是这样持续下去的话,那么我们的老一代和我们这一代行将老去,马场真正就没有人了。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说老实话,如果我的孩子在马场,我也会支持他离开。外面的世界那么缤纷多彩,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子在马场吃低保,混生活。

    如果说我们的老一代和我们这一代对马场多少还有一些感情的话,那是源于多年的理想主义教育。在这个抛弃了理想、直面金钱的年代,没有必要也不可能把我们对马场的那种感情再强加到我们的下一代身上。马场现在严重缺乏活力,是一个死气沉沉的社会,你让那些孩子待在马场干什么?你起码要有个让他挣钱的地方,让他有口饭吃,让他能够体面的生活,否则的话,就别怪别处的吸引。

    再说留在马场的这些人,每人都可以分得几十亩土地。在二场,油菜田已经种到祁连山下,连二场西山的边边角角都被开垦成田地,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草原的美景已经彻底从二场消失。这几十亩地,如果在内地,当然是很奢侈的。但是在马场,要靠天吃饭,情况也不像内地那么好。关键是国务院关于取消农民农业税和给予农民农业生产补贴的政策在马场根本就没有实行,一句话,在山丹马场当工人种地还不如到山丹的农村去当农民。何况马场的土地在人员退休后还要收回,你说这里还有什么吸引力?

    这几天我到处转转,发现马场的道路非常难走。上一次修路不知是何时,如今早已年久失修,柏油路面千疮百孔,残破不堪。当然这里还有其他一些原因,比如修高铁,路面都被载重汽车给压坏了。然而高铁修好后,铁路会把压坏的道路重新修复,但不可能把马场所有的道路重修一遍。我知道马场现在财政困难,资金紧张,没有钱。可就是有钱了也未必就会修路,因为必须找个理由做预算。但如果它是一级政府,就可以有一笔固定的维修资金从财政划拨,每年都可以修缮一点,或者积存到一定时候来一次大修。

    马场现在是什么?说好听点是中央直属企业,简称“央企”。但这个“央企”可不是那些“央企”,这个“央企”现在落配了,有点象“叫花子”,自己尚不能“吃饱”,可是还总有人向他“卡油”。我想起前几天在张掖和老局长张连城伯伯的对话。张连城伯伯说:马场其实是一个企业,从创建那天开始,就面临企业办社会的局面。当然在过去那个年代,全国的许多家大中型企业都经历这种局面,也创造和摸索了一些经验。然而企业办社会,终究会碰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尴尬和难处。企业要想把办社会办好,有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这个企业的自身发展足以能够使所办社会的方方面面能够正常运转,或者这个企业需要外部资金的巨大投入来保证所办社会的正常运转。

    想想也是。我们记忆中的山丹军马场的辉煌的时光是总后勤部领导的时候。而现在,在没有什么资金投入的情况下继续维持原来企业办社会的局面,难免会捉襟见肘。所以说,当初把山丹马场交给中牧公司,也许就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马场问题所有的症结就在于关系理不顺,又偏偏把它交到中牧公司手上,就难免“剪不断理还乱”。前两年我曾经看过政协委员郝树声关于祁连山地区生态移民提案的报道,当时心里很不理解,怎么能把好端端的一个马场交给地方政府呢?现在到马场一看,还真不如就交给地方了,起码地方上可以有资金投入,又可享受到国家优惠政策,可以激发活力,而不像现在这样死气沉沉。

    拉杂谈了怎么多,只是我个人的一点观感。究竟对不对,还需要大家去思考、分析。这也是长久以来郁结在我心中的想法,不吐不快!

    马场的下一步该怎么走,马场的出路究竟在何方,还需要我们大家去共同思考、探索、实践。                                     

    些小吾曹州县吏,

    一枝一叶总关情。                                 (待续)

                                                                                                                      2011.10.6.—7.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