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大漠悍马一场马友《学书法偶得二则》  

2012-12-10 12:40:49|  分类: 多才多艺的马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 书 杂感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首先声明,本人绝非书法家,亦非专业书法人士。在此仅发表个人短期学书的零碎感觉。由于是无名之辈,所以说错了不碍面子。

一、关于写字

不知何时民间流传这样的说法:

执笔需紧---别人趁你不备,突然抽你的笔,抽不动,好;

笔需直----笔杆顶端放个铜钱都不会掉,好。

故吾初学,执笔力紧,生怕不对,未几,手酸僵硬,无名指竟然有肉垫生出。暗自思忖,不对路,恍然大悟,原来这些民间传说皆为谬误也。再看x老师的教学视频,“带着问题学毛选”,觉得正确的执笔大概是:

1、 笔在手中不是紧的,是一个比较“宽松“的状态;俗话的“手心握鸡蛋”来比喻执笔要领,在实践中觉得这是靠谱的。

2、 笔不是“笔直“的,写字皆自上而下,手及腕,均在所写字的右下方。写字受手腕活动的制约,写字的大小受到圆心的制约,一般楷书临帖,大抵以腕为圆心。尤其在笔运行过程中,肯定不能“笔直”。

3、 由上面话题可以深入为,写字有劲,用的“劲”不是“硬笔”书法的力,也不是握紧笔杆的力,而是类似用笔尖在纸上刻画的劲。书法家们点评习字无力为“笔是飘的”,什么为“飘”?大抵是未掌握准确的行笔方法,故尔行笔不敢肯定。余所谓“笔尖在纸上类似刻画”,是以前看的一本篆刻书,里面大抵这样说笔力。抑或用力学的名词“摩擦力”来说明笔尖在纸上的这种力道。

4、 传说中王羲之看公孙大娘舞剑器后悟书道。那么悟到了什么呢?没人说。

以前有个电影,叫什么名字了,里面的书法顾问是李天马,电影中写“江南无双”的人。电影中的王羲之看了公孙大娘舞剑(注意,是剑而不是剑器)之后兴奋地跑到白墙上写了 “飞舞” 两个大字,然后很是潇洒把笔一丢,似乎顿悟书法之精髓。

然,我认为电影是胡说八道。除了晋的王羲之不可能看盛唐的舞蹈外,剑器舞也不是单纯的舞剑,书摘:

“公孙大娘是唐代民间舞蹈家。唐代舞蹈风格多样,分为“软舞”、“健舞”两类。“软舞”柔和婉转,节奏舒缓;“健舞”矫捷刚劲,节奏明快。公孙大娘以表演“健舞”而闻名于世。她在掌握了各种舞剑技艺后,博采众长,创造了一种快节奏,高难度、舞姿雄健的剑器舞。大历二年(767年),杜甫在四川看到公孙大娘的弟子李十二娘表演剑器舞时,回忆起自己50年前在河南观看公孙大娘舞剑器的情景,写了《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的诗”。

书法跟舞蹈相通的地方应该是韵律和姿态。不要说草书行书,就是楷书也是深含韵律的,我们写“以”的最后两笔,一撇之后笔尖在空中虚画圆然后很自然地点顿下去的顺势而为。

我们再看《九成宫》的“九”字,其势,其态难道不像武者或舞者的亮相招式吗?“九”字若要好,撇须如龙探渊之势,横折钩又须有钓起千钧之力,如此形成韵律,达到平衡。

至于“武”字,之前多笔均为斜向铺陈,唯纵戈及最后一撇点来达成。 “成”字亦如此;

再如“志”字,“心”的左点需开向左边,而剩下的笔画均应循“心字不正”之法则方好;

再者如“池”、“地”、“兵”、“银”、“饮”等无一不是展现了失衡到平衡的动感和姿态。

故尔,欧体楷书笔画和字态大多是左低右高,左轻右重(未必是粗重,而是重心的重)使字的形态由失衡变成平衡。这种失衡到平衡的矛盾就是“韵味”,而这种“变”恰是审美情趣之所在;同时,左低右高亦是右手执笔,手腕活动习惯所致。

囿于本人文字表达能力和习书水平有限,不能将这个韵律很具象地说出来,这就要靠用心去“悟”。如果说行、草书的韵律是“通篇”的,那么楷书是“通字”的。

好的字(指楷书,见笑本人才学所限),除了笔画讲究,规范外,在结构上必定是生动活泼的,而这种生动活泼又最终是平衡的结实的,于是整体给人一种笔画和结构二者构成的美。有劲、精神。这个劲绝非是硬邦邦的生硬线条(似乎本人所见到的日本人的书法大多这样)。

这一点,无论对错,都是本人的原创体会。绝无抄袭或剽窃。

二、关于书法家

说完了写字,再说书法家。前年到某县城出差。看到有副李半犁的字。店主首先问,你是书法家吗?我说不是,他说他是县里的书法家。然后他就不太理睬了,径自为他的学生写临摹的范字,我凑上前,是写柳体的“亡”,只见他先画出柳骨的头,再逆锋推出横划,然后收笔时十分熟练地画出顿笔形状。然后很满意地端详一番。余大骇!谁都知道柳的横划,尤其是“玉案”为藏锋入笔,顿笔回锋收笔,怎么是画出来的呢?

然而“XX书法工作室”的招牌赫然,常年招收书法学生的广告也耸立着。

我在的这个城市也有较大的书画市场,叫做“xx广场”,当然比起西安的“书院门”和北京的“大栅栏”规模、档次都低多了。有写字售卖的,有作画售卖的,也有用毛笔画抽象的。能看到欧楷或者别的什么楷书的,极少。倒是隶书的多,行、草书的多。还有与xx书法家合影的照片,xx书画社社长等名头的广告,名片上的头衔一般都4个以上,每个都大得吓人。

我常去凑热闹,跟一些人攀谈,后来才明白,人家这也是个“圈”。准确地说书法只是个平台,是个生意圈。入会、上位、拉帮、壮大----财源滚滚。连卖笔的卖纸的都来襄助。谁叫人家是书法家协会的主席呢?于是小孩来学字,首先是:“我,xx市书法家协会主席”。证书一堆,壁上赫然(合璧)挂满了龙飞凤舞,足以令吾辈胆寒。递上烟,怯怯地巴结,“想看看您写的楷书则个”?

“楷书,那都过去的基本功嘛,我早就不写喽”。

“我有点小问题想请教您,就演示一下,我只看”。余固请。

但始终不写,或者人家真的不愿意写,亦或是x老师说的:“字好不好,写楷书,三年级的小孩都看得出来”。

是真的不屑,还是怕“露怯”?

鲁迅说过,画鬼好画,无非舌长三次,牙眼具异,因为谁都没见过真的鬼,而画人就不同了。(大意,记忆不准)

这类书法家,自己写也就罢了,搏个名利,改善生活,也行;,倘若教学,就误人子弟,教多少无多少,成了污染;做人要厚道嘛。倘若这也还罢了,问题在于,这些书法家中为自己的“维稳”,颠倒黑白,明明是他不对、不行,还偏偏说,你的都是错的,只有我的才是对的。然后请群众来评论:

“俺是xx省的书法家协会的秘书长,俺还是…….看,这是俺的证书,看看,大家看呐,是俺对还是他(指吾等无名之辈)对”?

这种人,再穿上文化衫,再有点年纪,谁会说他不是真正的书法家呢?

再有,一介绍某人,写字写了几十年了。其实,写字时间的长短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往往不临习字帖,信手涂画,写上一万年也是枉然。

余深知,如果没有学过书法的“大家”,是不具备评判能力的。上述的误区往往是大多数人无法看清的,一般情况下都认为,当然是书法家的正确,写的越久的越有水平。否则,他怎么会是书法家呢?

真是活天冤枉,假烟、假酒、假油、假牛奶这些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世上还有假的书法家呢?这个假的书法家比其它假货更多。因为书法没有“质量监督局”。

没有标准的东西,最好造假。

故尔,习书者不必计较当今多如牛毛的书法家的说辞,亦不必以他们的语录为真理。一旦误入歧途,一辈子都后悔。谁是真的书法家?二王,钟卫,欧柳赵颜、苏黄米蔡,他们不会是诈骗犯。选好帖,认真写。就余所知,X老师的一套欧楷的视频及字帖是当今比较完整、靠谱学习资料,相信自己的理解和判断,与你觉得对的书家多交流,日积月累即可有成。初学并无辨别是非的能力,待学习一段时间后,对于当今书法家的孰是孰非才有认知,这时的近距离交流才有意义。

三、学书为了什么

余学书为了什么?

谓友同事曰:“吃喝嫖赌都不沾,电视也不好看,不如写字”。

谓同辈曰:“打牌要输钱,都是坐,写字养生”。

写文章,说实话要得罪人;

钓鱼,水都污染;

旅游,到处都是商品经济。

嗨,被逼无奈,写字罢,人总要给自己一个较劲的业余爱好。

说来这,要感谢当兵时那个姓张的北京兵,没有他每天要我买一包烟伺候他写墙报的“拿糖”,激发了我用“乙小卷”临习柳体的《毛主席诗词》,我至今也不会字;

当然,没有X老师的教材、视频和视频里的真知灼见,我也不会下决心买这么多的笔。这么多的纸。买了不写就浪费,因为可惜钱,所以认真写。完全是非功利之行为,仅仅是爱好。

余往往快意于偶得、偶悟;余又苦闷于得之又误。行则以手画空,卧则以手画被,不断地在快乐与苦闷中循环,常想:x 老师的研究生是什么水平呢,我还能写多少年呢,那时候能走到欧阳询这座大山脚下吗?

或许不能,岁数大了,时间不够,或许写着写着就死了,临死前一定亲自把碑文写好,用石头刻字,说不定将来成了后人学习书法的东西了。

呵呵,莞尔!

大漠

2012年9月12日

作于重庆财富中心书画社

 

学书偶感

近来,看了欧阳中石书法讲座的视频,给人的印象是,没有一定的功夫的人是理解不透彻的。

之前,我是认真写田蕴章的字,现在不知怎么地,还是感到欧阳询的九成宫帖有味道,就像牛肉干巴,越嚼越有味。于是,不仅买了田氏家传本,还买了李琪驸马的本子,对比着看,怎么地咱们学的是“欧楷”而不是“田楷”呀。

田氏家传本的字完整,但笔画太细,甚至有些没有,如“跨水架楹”的“跨”字(我可是买的正版),不知道的还真认为只有一横,成了“足”加“本”。此外很多笔画的细部更是容易引起误解。这些都是不及“李琪本”的地方。

对照看来,相比田英章的《欧楷入门教材》,碑拓上的字,笔画干净,一笔写不对,或是位置不对,整个字都出问题。所以要求每一笔都要准确,不仅写得准确,而且结构也要准确。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用笔必须准确。

用笔准确,我的理解是,在写每一个笔画时,入笔、行笔收笔要正确。

入笔:比如竖点,的写法,必须横着入笔,接着笔在纸上向下捻转,类似“剜”的用力方法;

再如短撇的写法,必须笔锋向上,笔腹向下直直地顿下笔去,摁住,然后向左平向“剜”出,使其笔画下侧平,棱角毕现。倘若直接侧锋入笔由右向左扫出,样子远看类似,但这样的笔画不中看,显得虚浮。

原来看书法家们写字,手腕左右翻飞,以为好看,其实不然,其翻来覆去无非是求得笔势,笔势所求者,得中锋也。不知这些书法家是否明白这个道理,疑惑大多数人仅为作秀罢了。

行笔:在中锋行笔的过程中,有一点是需要注意的,那就是力量侧重的方向,如写横,笔腹在前,笔尖在后由左向右行笔,那么,这就有了笔的上侧和下侧,如写竖,则有了左侧和右侧。如写撇捺,则亦有上下侧之分。那么,行笔时的侧重是一样的吗?非也。

收笔:前文曾经讲过“亡”的横划笑话。收笔之要在于行笔之势,否则你就得“画”出来。倘若行笔正确则无此问题。如写横折钩,如果你在写折的时候使用偏锋,那么在钩的时候就得先把这竖的底部收拾干净,如果是中锋下行,则到了位置后“一笔跪弹”(注:这是我简化“跪笔弹锋”的写法即垂露到位后直接弹锋)就可以了。

在学习中常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叫做“写”,什么叫做“画”---就是笔画效果是用笔尖描画出来的。什么是“写”出来的?我个人的体会是,写字绝非繁琐费事,笔画之形成乃落笔、行笔、收笔过程中连贯动作,用力方向变化所成。而非描画,故尔对于田英章先生《欧楷入门教材》中对于“跪笔弹锋”的三步骤的解说文字,有人认为有描画之嫌,本人亦有同感。

关于悬肘和悬腕,在实际的过程中,本人还是觉得悬肘好,可以更加灵活自由,哪怕是写10公分大小的字。

如此一来,原来很多的同好对于我写字的变化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大多数人说,硬邦邦地,不如以前的流利;也有人说时代在发展,字也要适应现代人的审美。而我坚持认为:就书法而言,我们及其子孙都无法超越古人,那种自认为可以超越的人其实都是“棒槌”---书法门外汉。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