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牛舌头《马场十年小记》  

2012-04-14 12:06:51|  分类: 祁连山下知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友鈥溑I嗤封澆┪摹堵沓∈晷〖恰坊匾湓谏降ぢ沓∈甑哪淹
                                                                                                                              (作者在北京国际马博会上 )

从祁连牧者博客上看到马友“牛舌头”在马场不寻常的经历,他放过马,牧过牛、羊,看过草场,教过学,骑过马场最快的马,遭遇过常人未遇过的惊险,特别是在一场较高海拔区域有着更多的亲身体验。这里将陆续转发他写的博文,欢迎马友、网友们关注。 

                                                                                    马场十年小记

马友鈥溑I嗤封澆┪摹堵沓∈晷〖恰坊匾湓谏降ぢ沓∈甑哪淹

我是一九六九年2月到山丹军马一场的。在马场的十年中,经历了很多难以忘怀的往事,同时也磨练了我的意志,给我以后的工作、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帮助。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美好青春是在雄伟壮丽的祁连山下度过的,在马场的工作生活中,有快乐和痛苦、也有幸福和苦涩…….。

在马场很多人都知道我的名字。在我身上也发生过很多的故事,现在我说一说别人不知道的事(有很少的老人还听说过)。

一、第一次磨难

那是在到军马场两个月后,当时我在马一队五班。4月上旬的祁连山还是白雪霭霭,向阳的草场上已冒出了绿色的小芽,山坡上的编麻已有了鹅黄的花蕾,蓝天、白云、雪山、茵茵的新绿,太美了。因为刚到马场还不了解马场的气候,白天晴天的时候穿毛衣都行,可如果天气一变化就难说了。这天早晨,该我上马,补饲后,我把马群赶到场部后的“插尖”(山坡名)上,不一会儿,祁连山那边的空中就黑云密布了,到上午十点多钟就已是小雨纷纷,整个草场上雾蒙蒙的,雨下得时大时小,天气很冷,有时还飘雪花。因为我只带了雨衣,到收马时衣服就已湿透了。吃过晚饭穿了棉衣、毡衣、又去放马了。雨下了一天,到半夜就是雨雪交加同时下。当地人说这叫“糊糊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现象。天气越来越冷,糊糊头打在我身上连毡衣都打透了,棉衣裤也湿了。骑在马上不能动,全身就只有打战了。当时脑子想不能和别的知青比(我们这一批知青只有两人在这连队),人家都遇到好班组、分到了好马,给我的坐骑是没人骑的烧嘴子杂毛母马土04号,性子大,叉口又硬,。。。。。我想我一定要坚强,坚强,再坚强,在今天放马的别人行,我也能行。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第二天早上收马,交班时没丢一匹马。回到宿舍,脱下所有的湿衣服,哪儿都是湿的,只有耳朵眼里是干的,连马鞍子都湿透了。这天真把我冻“凌干”(甘肃土话相当于”够呛”)了。当时我只有18岁。(不知那天夜里还有哪几位知青朋友在放马)

 

牛舌头和平羌口

马友鈥溑I嗤封澆┪摹堵沓∈晷〖恰坊匾湓谏降ぢ沓∈甑哪淹

                                                作者当年骑射镜头

在一场七连(牛舌头),我干过多种工作:放羊、放牛、挖煤、看草场(又叫挡草)。

我最爱看草场了,一个人骑在“大海骝”的马背上(海骝是马毛色的一种,全身雪白,只有蹄、尾、鬃、耳、嘴是黑色的,特别美丽),很自在。可是七月份在海拔3800米的牛舌头掌大阳坡上,中午的太阳底下,那又是一个什么滋味,牛舌头的老人们是知道的。当年天旱连大石门子的沟里都没有水了。那天晴空万里没有一朵云。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也没有一丝风。带的水喝干了,口渴难耐,又不能回连队取水。因为这时正是永昌人、肃南人、八一农场人放的牲口偷吃马场地界草的时候。就像哨兵不能离开哨位一样,只要他们看到我和大海骝,就不会把牲畜赶到我所看护的地边。这时我的舌头都麻木了,我骑在马上慢慢地走着,突然发现一个深马蹄窝里有水,我跳下马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跟前,但见一小窝浑浊的水,水里还有很多游动的小虫子。口太干了我当时也不想那么多了,揪了一根草秆趴在地上,慢慢地把那浑浊的水吸到嘴里,只有那麽一小口,腥、苦、涩不知什么味的水。我一直坚持到下午六点才回到七连队部。

有一年在平羌口里放牛,也遇到这一生都不能忘怀的事(也是世人极少能遇到的)。那年雨水特别的多,在沟里每天都下雨,即便不下雨沟里也是潮糊糊的。八月中下旬,牛羊都出沟了,因为帐房(十六袱袷子的)太重,牛驮不动。而且此时我们的牛房子又在平羌口三叉以上几里的地方,炮车也到不了。所以就让我留下看房子了。几天后的下午三点多钟,突然听到隆隆的响声,真个是山摇地动。我急忙跑出房子,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沟西边的山(很少有牛羊上去)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来,山石夹杂着树木伴着巨大的轰鸣声泄到沟底。那景观太惨人了。我一个人在帐房里整整坐了一夜没合眼,太怕人了。一九九七年我们几十个知青再次回到马场,进了平羌口,看到那座山上依然碎石满坡,没有树木也没有草。

马友鈥溑I嗤封澆┪摹堵沓∈晷〖恰坊匾湓谏降ぢ沓∈甑哪淹
                                                                                作者当年戎装照

  三、  古松林的日子

七七年初,我调到六连当教员,是六连的另一位默老师赶炮车接我去的,我们处得挺好,工作也很融合。六连小学当年有二十几个孩子,一至六年级都有。星期天,我们两位老师带领着学生们到古松林里为连队食堂拾柴;到夏天挖药材,撿蘑菇,草滩上飘满孩子们的歌声和笑声。药材和蘑菇卖到场部收购站,为孩子们换来笔、本、橡皮、尺子等学习用品并发给他们。当时六连的教室在六连的院墙外,是两间极为简陋的大土房,还不如马号呢。七月中旬的一天夜里,下了一场很大的雨,到第二天早晨,天空还是阴沉沉的。吃过早饭,上班的号声响起时,孩子们就到学校来了。我打开教室的门,看见课桌上落了很多的泥水,就没马上让他们进来。这时听见屋内有吱吱的木头摩擦响声,我赶紧让进了屋的同学都出去。这时默老师也到了,我和默老师商量了一下,叫几个五六年级的学生和我进教室往出搬桌椅,默老师则带领低年级同学往开了搬(这些桌椅)。这时吱吱的摩擦声更大了,桌椅好在都已搬完,只剩两块黑板太重没有搬出。我不准学生再进教室了,让他们都快离教室远点。我和默老师两人冲进教室把一块黑板刚刚搬出,还没放下,教室就轰然倒塌了。我们全校没伤一人,只有一块黑板压在倒塌的教室里。听到响声后,连队的很多人都跑来了,当看到孩子和老师们安然无恙,还抢出来那麽多教学用品和桌椅,他们都十分感动。

现在想起这些事,我很感自豪。这也可能是应了那句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吧。  我现在的生活很充实,可还是经常想起在马场的那些历历在目的往事。    

       ——牛舌头    于北京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