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周步《母校的一点记忆和回想》  

2012-05-23 16:39:51|  分类: 博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校的一点记忆和回想

                                                                                   文/周步

 推开钢筋焊接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栋红砖亮瓦的教室。教室在马路两边,各两栋。马路尽头,是一座通长的教室,也是红砖亮瓦,朱漆木门,玻璃窗户很大,也很亮堂。这栋教室的前面,有一桅旗杆,旗杆直插高空。旗杆上面已经好久没有挂过旗帜了,但旗杆上升降旗帜的绳索,依然规范的放置在相应的地方。校园极静,静的让人感到有些落寞,甚至是压抑。往回望去,靠近校门左边的地里,种着低矮的木本植物,右边空空如也。这是严冬,那些木本植物看上去毫无生气。我猛然想起多年前,我还是个二年级学生,右边的那块地里种过一茬胡萝卜,秋天,学校里开展义务劳动,我握着一根红艳艳的胡萝卜,站在地埂上嚼的津津有味……

这是我的母校。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那时,我在这个学校里欢快的嬉闹和奔跑……

我的母校坐落在焉支山北麓。焉支山在历史上的非常有名的,早在汉朝时候,它就因盛产良驹骏马和汉朝与匈奴之间的一场战争而载入史册。焉支山下的山丹军马场,是亚洲最大的马场。但那时候我们自然不知道这些。当我们知道这些的时候,山丹军马场已因时代的变迁,发生着亘古未有的变化:马场已由隋唐鼎盛时期的养马十万匹的数量锐减到今日的不足千匹。这些巨大的变化,也就是三四十年间的事情。三四十的时间,世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啊,我的母校也是:这个学生最多时将近三百人的学校——正好是我们上小学的时候——现在,因生源严重不足,已停课闭门了。

这就是我接受人生启蒙教育的学校。我在这个学校里度过了六年半的时光。六年半时光是因为我曾经留过一级。二年级那年,我的学习成绩很是糟糕,被老师点名留级。这是我学生生涯里一直羞于提及的一件事情。二哥长我两岁,他的学习成绩很好。他觉得留级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就怒其不争的埋怨我,要我去老师问问,看能不能不留。我也觉得我留级留的有点亏,因为比我学习成绩更差的同学都升了级,所以就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态度去找老师。结果是可想而知。于是,我情绪满怀的又接受了一年半的二年级教育。——那年,正赶上春季升学改为秋季升学。

我是班里几个个子较高的学生之一,所以我总是坐在教室的后排,或倒数第二排。这个位置的好处是可以在上课的时候偷偷打个盹或者搞个小动作,但不好处是老师总是舍近求远的叫后排的学生回答问题。好像小个子学生总能得到老师的青睐,或者是老师压根不喜欢高个子学生,老师总是拿高个子学生借题说事。我们班有一个高个子同学总是受到老师的批评。当然,他的学习成绩一点也不好。我三年级第二学期的时候,遇到了我学生生涯中最让我感激的一位老师,他使我的学习成绩迅速上升,并且给我今天从事与文字有关的职业打下了原始的基础。

那位老师叫周全定。

周老师是我的同族兄长。他和我父亲的年龄相当。我那时当然全然不明白宗族之间关系,但我还是知道周老师和我的父亲关系不错。许是爱屋及乌吧,周老师很喜欢我,我的学习成绩在那几年里得到了迅速的提高。四年级的时候,我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这相当于班里的二、三号人物。周老师教我三年,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领先。五年级那年,有一天,周老师把我的作文及钢笔字作为范文在教室里让大家传看,这使我很受鼓舞。他说我们班里出个作家也未尝不可,等等,这当然是鼓励大家写好作文的激励语言,但那时在我心里,确实有一种暗流在涌动。我不否认它激励了我的人生。周老师是我学生生涯中给我帮助最多、鼓励最多、影响力最深远的一位老师。所以,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一个老师用心灵与对学生对话和交流,是一个学生热爱学习、喜欢学习、学习成绩迅速提高最有效的措施之一。我感谢周老师。

我的母校建校已近四十年了。近四十年来,走出这个校门的学子已逾千人。我从这个学校走出,我的孩子也从这个学校走出。现在,在我走出这个学校三十多年之后、在我的孩子走出这个学校六七年之后,这个启蒙和培育了我们两代人的学校却因生源问题而关闭了校门,我的心里,怎么能没有一些寂然落寞和怅然若失的感觉呢?我的脑海里还是校园里的欢声笑语,但我的眼前,却是死一般的寂寞和空虚安静。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三十多年来,这个学校曾翻修过一次。翻修学校的时候,我们给学校义务劳动,拉运沙石等。我还记得在新翻修的教室里,我去寻找我的孩子。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她没有回家,她和另外两个孩子关在教室里。问其缘故,说是有一篇课文没有背会,被罚在教室里背诵课文。我问其他人都背会回去了?孩子说,没有。其他人从窗户里翻出去回家了,她们几个胆子小,不敢擅自回家。这是谁的规定呢?我又问。孩子说,这是班长的规定。一个一年级的班长,怎么能这样自作主张处罚同学呢?我吃惊,后来询问班主任,班主任老师更加吃惊的说,是吗?我只让大家背会了回家,谁知道她擅自扣留了学生。这个老师是个民办教师,他在我上小学之前就开始代课了。他教过我一两节课的唱歌。他是这个村里两代人的启蒙教育者。也是这个村里两代人的启蒙受害者。他现在去世了,我不怀恋他,但决不敢轻视他,因为他毕竟给我们传授了知识,灌输了思想,启迪了我们的智慧,指引了我们的方向。

……

站在钢筋焊接的大门前面,看着自己曾经的欢呼雀跃的母校,现在变得死一般的宁静,伤感是难免的。但伤感之余,却也生出许多欣慰,那就是,一个陈旧的学校关闭了,另一个崭新的学校,已经在远处诞生。

 

                                                                                                                                                   2012.04于北京海淀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