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淡月疏竹《一场马友郝老师发来四场测量班珍贵照片》  

2013-05-11 07:05:48|  分类: 祁连山下知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马友郝老师发来四场测量班珍贵照片

        今天收到一场马友郝老师给我发来的两张四场测量班照片,是当年军马局电影队长王瑞林拍的四场女子勘测队照片,收到后好高兴,因为其中一张好像就是2009年回马场时在一场博物馆看到的那张,由于当时我是用数码小相机拍的效果不理想,回来后无法放大。
        次年,三场马友岚山回马场,我又托他帮忙拍那张测量的照片。而这次发来的两张照片里面有一张就是那张我拍后无法放大的照片原版。(很遗憾都因为像素太低了,放大后均是马赛克);另外一张雪地里女子测量班的照片里的人像不是太清楚,好像里面第一个是北京学生张清芬,第二个是西安学生毛灵珍,第三个是西安学生胡宁,其他偶认不出来哈?
        与此同时,那张测量的照片给我的震撼让我久久不能忘怀,特写了一篇文章
【09年幸福事】参加搜狐论坛征文大赛,最后该文章获一等奖,特发此地以作纪念。
        现将这几张照片和以前收集的测量班的两张照片发出来,与大家共享!

转载淡月疏竹《一场马友郝老师发来四场测量班珍贵照片》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左一:宣卫宁(淡月疏竹)、毛灵珍、
转载淡月疏竹《一场马友郝老师发来四场测量班珍贵照片》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上面两张是郝老师发来的照片
转载淡月疏竹《一场马友郝老师发来四场测量班珍贵照片》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转载淡月疏竹《一场马友郝老师发来四场测量班珍贵照片》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

  14.一不留神成了历史人物 [09年幸福事]

                 参加[09年幸福事]获搜狐征文一等奖    晒晒我2009年最幸福快乐的事儿——参赛作品评奖

 

 

                             参赛作品:一不留神成了历史人物 

转载淡月疏竹《一场马友郝老师发来四场测量班珍贵照片》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幸福的含义很多,有人说爱是种幸福,也有人认为拥有很多钞票也是幸福。自然,不同环境中的人,对幸福的理解也不尽相同。

    我想,更多的幸福与金钱无关,它朴素而充实,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每时每刻,可能看不到也摸不着,但只要我们有一颗懂得欣赏、充满感激的心,就能时刻感受到这幸福的存在。

   2009年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一年,皎阳似火的七月,我再次回到曾工作过的军马场,在摆满了历史与现代物品的马场展览馆里,突然了看到自己年轻时一张被放大了N倍的照片被陈列在橱窗里。顿时,我百感交集,泪水不由自主涌了上来,我从心底里感谢历史没有忘记我们这些曾经将青春奉献给大草原的人,顿时,心中有种久违了的幸福感觉…….

    那天,我随着人群涌到了军马场场史展览馆前面,在那些图片前慢慢浏览着。突然,走在最前面的春兰转过身来,用手指着版块上的一张大幅照片,对着我叫了起来:“八子,快看,这个人是你吗?”

我抬眼一看顿时愣住了,只见灵珍、一鸣和我正在测量的照片出现在高处一副“知识青年”板块上。记得那是初春的一个清晨,西办摄影师来为我们女子测量班拍摄的一张照片,它曾被登载当年的“解放军画报”和“光明日报”上。

   “你那时候真漂亮!”“年轻时真美!”周围几个马友听了春兰的话,一下子回过头,围过来朝我上下打量起来,一下子搞得我还真不好意思,不知该说什么,只对大家发出“嘿嘿”的傻笑。

   如今,没有哪个女孩子不知道臭美,可那个年月,满世界都在都在斗私批修,学毛选,什么是美,漂亮,我还真不懂;只知道爱美是资产阶级思想,不可亲近。每天,我和测量班的姐妹们一起,肩上背着高过头顶的经纬仪,大木桩袋,手里拿着标杆在大草原上来回奔波,为四场大修水利测量而奔忙。

    四场风很大,祁连山的风不仅吹得个天昏地暗,还都是带哨的,“呜呜”叫起来吓人。那时候,我们天天穿着黄棉衣,黄军裤,军用球鞋在茫茫大草原上跑来跑去,头上带顶单军帽,每次出去测量都将小辫別在军帽里以免头发被风弄脏。碰到一阵狂风吹来,我们得赶紧去捂头顶,怕军帽被大风吹跑。

   每次外出测量,只知道大概位置,不知道具体要走到哪里,更不知是否能正点赶回来到工程连食堂吃午饭;天天归来都被狂风吹得灰头土脸,连眼睛、鼻孔里都塞满了土,赶紧打点水洗个脸,再拿上饭盒冲到食堂买饭。.

   每天就这样在繁忙的工作、学习中度过,唯独对美从没有想过,也根本不懂。我看谁都比我美,在宣传队演出前,几乎所有人经过化妆后都与本人判若两人,女孩子都变成美人,唯独我化妆和不化妆没有区别,我也一直在埋怨自己化妆技术不如别人……

   那张照片是用当时的120相机拍摄而成,成像后只有豆腐干大小,上面也只能看到在一副美丽的山水风景前有三个人,而没人能看出是女子测量班里的我们。

   今天,在青春已逝,美早远离的时候,我站在这张大幅照片前久久不愿离去。望着照片中被放大的我, 扎着小辫、穿着马场当时最时兴的国防绿军装正在记簿,一脸的稚嫩却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看着眼前这张如此清晰、郑重地记录着靓丽青春的照片,面对这青春的印记,我的眼睛湿润了,在心底里对自己说:“年轻真美!”

   忘不了那年,我19岁!


参加[09年幸福事]获搜狐征文一等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