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轻风徐来《在北京的149天》  

2013-05-20 20:25:01|  分类: 博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京的149天  
       在北京过了149天,经历了料峭的寒冬,多风的春天;总的主题是团聚:和家人的,亲戚的,马友的,朋友的,同学的,小喜鹊的······做的最多的是三件事:聚会、带孙子、看病。 
                                                                                    (一)

                                                                      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
    
        在我住的楼和后面的楼之间的空地上,如今是一个小型的停车场。窗外,是一排香椿树。寒冬里自然是枝枯叶落。
        家里的暖气很好,第一天早上,我是被喜鹊的叫声叫醒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射进屋子,房间里温暖如春。拉开窗帘,却见三只喜鹊站在光秃秃的香椿树上,寒风吹得她们身上的羽毛翘起来,随风摆动着。停车场上喜鹊很多,有红嘴黑身子的,有白翅膀的,这三只喜鹊一色的黑身子白尾巴。记得在什么杂志上看到过,说喜鹊是一种家庭观念很强的鸟类,通常都是一个家庭生活在一起······这点我喜欢。喜鹊叫起来并非歌中唱的“小喜鹊,叫喳喳·······”它的叫声和乌鸦并没有本质区别,只是温柔委婉些。它们似乎并不怎么怕冷,一会扑棱棱拍着翅膀飞到地面上蹦蹦跳跳的找东西吃去了,一会又飞到另一棵树上,哇哇的说一会话,它们说话还是比较简练的,一点也不烦人。
       下雪了,下了一天,夜里还在继续。躺在床上我就想:喜鹊们上哪觅食去啊?起床后,我在窗台上撒了些大米,到中午,数量并没减少,我想也许窗台离人太近了,它们不敢过来,我把米挪到空调的主机上,傍晚,米还是没动。不爱吃大米?我又撒了把小米,又换成米饭,换成青菜、葵花籽,葡萄······第三天雪停了,太阳照在葡萄珠上,我才发现,葡萄皮还在,葡萄肉被掏空了!我想起曾见到停车场西南角有一架葡萄,当时我还想:这葡萄怎么没人收啊,白白冻坏了。难道是已经被喜鹊掏空了?下楼看时,果然!
       一天买了块豆腐没吃,放在窗台外边。在房间里老是听到似有什么东西摩擦着玻璃,到阳台上一看,两只喜鹊从窗台“扑棱”飞走了。当时还想:它们终于认可我,肯亲近我了!到做饭时才看清楚,豆腐被喜鹊从中间掏着吃的只剩下一个空壳了。呵呵,这些精灵!
       这个社区的住户都是从事医务工作的,对生命有着足够的尊敬,喜鹊们得以与人和谐相处。天气晴好时,它们在地面上觅食,并不在意旁边下棋、做清洁、过往的人们。古诗中常把寒鸦、斜阳、古村连在一起,意寓境况凄凉。我在这里看到的是健康阳光可爱的寒鸦,我象对朋友一样每天关注它们,欣赏它们,的确,它们是我在这个社区的第一个朋友,可不知它们是否认可?
       
                                                                                             (二)
                                                                                  此 情 可 待 成 追 忆


         来北京之前接到初中同学静涵的电话,称她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找了6、7个人,问到我妹妹的电话,为了找到我,了却雅斌的一个心愿。
         我和静涵、雅斌是中学好友,张朝也是雅斌的好友。那天她们三人聚到一起,雅斌将她保留了45年的静涵和张朝的信件物归原主,她说只保留了三人的来信,还剩徐绮的找不到人在那里?说起那些信,雅斌说从我的信件中看不到一点抱怨、诉苦,看起来马场生活那么浪漫,风景优美······,张朝说:其实放马苦着呢······,雅斌就落泪了·······,静涵说:我有办法,我一定找到徐绮。静涵曾和我妹妹在同一单位共过事,但只一年时间俩人就先后调离那个单位。
         于是她们找到我,于是我们三人见面了。
         雅斌拿着一个大大的信封,里面装着从1968年9月12日到1972年10月2日的22封信。
         看着那22封长短不一,格式各异的纸写成信,看着那泛黄的纸片,那幼稚的笔迹,那同样幼稚内容的信件,该落泪的是我!从黑龙江省宝清县八五二农场到回北京,雅斌几经周折,回到北京又几经工作调动,几次搬家,这些信件一直跟随着她,这是怎样的一份情谊,何其珍贵的一份见面礼!
        夜晚,我看了45年前那个梳着两根小短辫,穿着一件又肥又大的破棉军衣,不知天高地厚的北京丫头的心路。看了一遍,看到是一个轻狂浮躁的少年;又看一遍,当年的情景慢慢的从关闭的记忆中一点点流出。
        最早的内容是豪情壮志,以为我们可以所向无敌,改天换地。多是象“挥汗艰苦立新功””让艰苦的环境磨练出一身硬骨头“等励志口号。
        后来就多了一些现实的描述和思考:在70年8月22日的信中我写到“我们刚开始秋收。今年的庄稼遭受四灾,刚出苗下了一场大雪,小苗受冻,死了不少。出苗后一场大风,刮得一部分苗连根拔起。灌浆时遇到大旱。现在该收割了,又遇到连绵秋雨。有的小麦才长了一尺多高,今年也不敢割晒了,怕割倒在地里拾不起来,糟糕透了。”   在71年4月17日的信中我写到“我们正在春播过程中,每天早出晚归,今年我们连播种12300亩地,其中700亩上《纲要》,1400亩过《黄河》大田要精耕细作,农活季节性又强,所以很忙。”   不管别人怎么看,看到这些描写时,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我简直就是农民了!
        后来就是放马了,这部分通信内容是22封信中最浪漫的,71年5月26日的信是写在一张练习本上撕下的纸上的:“想象得出来我现在的样子吗?披着皮大衣,趴在茫茫的马营灘上,垫着石头,在给远方的战友写信······夏天,我们就要进山放牧了,到那时,我们就要过真正的放马生活了,住帐篷,吃奶茶,和藏民打交道,那时就更好玩啦·····我喜欢放牧工作”   71年7月23日写到:“我终于过上了脚踏草原头顶天,草原为家马作伴的游牧生活了。我们在海拔3千米以上的祁连山里放牧,帐篷后面是白雪覆盖高山,山腰白云缭绕,帐篷前是淙淙淌水的小河和看不见边际的群山。我们住在山沟口上,山沟里是我们场的羊群。我们支起两顶帐篷,六个丫头住一顶,四块石头一垒,支成两个灶,野外生活从此开始了!天气晴好时我们悠然自得的骑着马儿去放牧,挥着鞭子,满怀豪情的唱着:东方升起了红太阳,雪山下万里草原翻绿浪······有时天气突然变化,大雨劈头盖脸打过来,我们依然情绪高昂。那天我们无意中唱起《过雪山草地》,除了炊断粮以外,真好像专门为我们编写的歌······”   同年八月一封信上,写了厂部给我们放牧班放电影,(这件事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信中写到:刘建明请了假,随着放映员一起来看我,写了开车来的北京知青,应该是安建领吧,写了政治处来了一个男生,我已经搞不清楚应该是谁了,写了“两根嘎啦一挑,拉上幕,六、七个人席地而坐,沙家浜就开演了。第二天,放映机装进嘎毛,牦牛拖进沟里到羊队去放映了。”   写了我看到他们高兴死了,一定要骑着马到二十里外的的一场队上去给他们买糖吃,写了他们不肯让我去,只好拿些干肉招待他们·······。
        其间还有一些信件是写个人感情的,初恋的感觉,琐琐碎碎的和谐不和谐,开心与不开心,对美好情感的向往,对未来的憧憬,现实的破灭,割舍不下的内心眷恋·······。坦白说,这部分内容是通信的主体。怎么可能不是呢? 刚过20岁的女孩子!
        也写了一些困惑和不理解,主要是对一些运动“一打两反”啊,天天学啊等等。
        ·······
         40多年前的点点滴滴,雅斌替我保存了下来,静涵让她们回归到我的手中。让我感动的不是这些信件,是她们这份情谊,一个人带着另一个人的青春印记,经过近半个世纪,穿越大半个中国,从大东北回到大西北!
          (我和雅斌)

转载轻风徐来《在北京的149天》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