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郑新潮《回忆和载涛先生相处的日子》  

2013-05-06 18:2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看到郑新潮口述的和载涛相处的日子,其中提到我军第一个军马场筹建的过程,也提到他陪皇叔载涛曾到牡丹江军马场、山丹军马场等马场视察。感到文章很有价值,特转载到这里,遗憾的是没有找到郑新潮陪载涛视察山丹军马场的资料。

  查黄明丰撰写的《山丹军马场大辞典》Z-3(折兰王—中原产马区):

                                                                                  转载郑新潮《回忆和载涛先生相处的日子》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郑新潮

   郑新潮(1913---1986),原名郑荣芳。1913年10月出生,辽宁新民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事业的早期建设者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马事业的创始人之一。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占领沈阳。郑新潮拒绝接受日本奴化教育,从沈阳到北平读书,1937年8月,北平失守后,郑南下至南京报考黄埔军校,成为第十四期第一总队炮科学员。次年,考入国民党高级炮兵学校第五期尉官总队观通系。1939年底,受到东北抗日救亡总会高崇民、于毅夫的启发,通过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介绍,带领其余六名黄埔军校同学奔赴延安参加革命,并受到毛泽东和朱德的接见。随后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五期东干队学习。1941年,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第3分校)改建为延安军事学院,郑被分配到延安军事学院任炮兵助教。1945年春担任延安炮校教官。同年秋,为了实现毛主席提出的“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随延安炮兵部队进入东北。1946年8月,东北民主联军为加强以炮兵为重点的特种兵建设,决定在牡丹江建立军马场。1947年2月炮兵党委任命郑新潮为场长,历经三年的时间创建了全军第一个军马场----牡丹江军马场。1950年,载涛先生被任命为军委马政局顾问,随后,郑新潮陪同载涛先生视察了牡丹江军马场。在载涛先生的推荐下,郑新潮奉军委炮司之命进京筹建军委马政局工作。1951年郑新潮调入马政局,并与载涛先生视察西北山丹军马场,提出宝贵的建设性意见。1953年,郑新潮被军委炮司颁授军马研究员的技术职称,又成为中国畜牧兽医学会会员,并参与了由朱德同志主持的编写我军炮兵军战史工作。同年,随军委炮司马政局转入军委总后勤部马政局工作。1957秋,因反对总后某领导提出要取消全国所有军马场的错误论调,于1958年初被打成右派分子,同年9月1日被下放到天津地区团泊洼农场劳动改造。1961年,转入地方工作。在“文革”的十年浩劫中受到冲击,经受了抄家、批斗、蹲牛棚、劳动改造等。拨乱反正后,曾任河北省邢台市政协委员,1986年1月病世。

 

                回忆和载涛先生相处的日子

                                                                      邢台市政协委员郑新潮口述
                                                                                 常新瑞、王熙才整理

 载涛先生是清朝光绪皇帝的七弟,是宣统皇帝的七叔,人称“涛七爷”。全国解放后,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马政局顾问。
  载涛先生离开我们已近二十年了。他为人正直,心怀坦荡,赤诚接受党的领导,竭尽全力为党为人民勤奋工作。他的高尚品质,是我十分钦佩和永远难以忘怀的。
  我和载涛先生相识是在一九五○年九月。那时载涛先生刚刚被中央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同志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当时炮兵司令部马政局还未成立)。这年九月中旬,我正在东北牡丹江谢家沟军马改良场工作,突然接到军委炮司从北京拍来的电报,要我专程赴京给载涛顾问汇报东北军马场军马改良工作。我当时就想,载涛先生怎么当了军马顾问呢?时隔两日,我急速来到北京,到当时的军委炮兵司令部驻地——北京市安定门内大方家胡同,首先向炮兵司令员陈锡联、副司令员苏进、军务处处长孙式性等同志汇报了我们从一九四七年开始,在东北牡丹江、扎兰屯、肇东等地建立军马场,并在三年内为我军输送军马二万余匹,养种马二千五百多匹,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的表彰等情况。这些领导同志连连称赞说,牡丹江军马场的创建是艰苦的,成绩是卓著的。并让我在翌日专门给载涛顾问汇报。
  九月二十四日,天气格外晴朗,虽说是初秋时分,但太阳还是火辣辣的。我居住的北京前门外炮兵司令部临时招待所的“天有旅店”显得很闷热。午饭后,我刚要动身到载涛顾问那里去,谁知他却和夫人金笑兰找上门来了。一进门便自我介绍说:“我是载涛,这是我的夫人金笑兰。”我忙不迭地说:“我叫郑新潮,从东北牡丹江军马场来,我正要给您去汇报工作,没想到,您自己就来了。”载涛顾问笑着说:“你初来北京不熟悉,我找你方便。”我们寒喧之后,便坐下来。这时我才注意到载涛先生已年近花甲,魁梧高大,身体结实,和蔼热情,大度而稳重。我心里想:啊,这就是当年清朝亲王“涛七爷”呀!他竞然和夫人“驾临”天有小店了。我过去种种猜想和紧张情绪,顿时消逝了。载涛顾问直截了当地说:“咱们就开始谈谈你们军马场的建立、发展以及今后的打算吧!”于是我们就攀谈起来。
  回忆军马场的建立,那是多么艰难困苦的岁月啊!斯大林曾指出:“炮兵是战争之神。”毛泽东同志也曾指出“军马是炮兵之足。”因此,毛译东主席在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亲自批准让东北民主联军建立军马基地,驯养军马,供给全国战争需要。我们的军马场是毛主席提出后,才开始筹建的。
  一九四七年二月初,东北炮司后勤部领导同志找我谈话,让我负责筹建军马场的工作。我问给多少人,这个后勤部的领导同志说:“场长是你,干部是你老婆。至于经费嘛,一分没有,你们自己想办法。”我说:“不行,人太少。”他说:“不行的话,就拨给你们六名伤残病员,然后给你们两匹种马。”就这样,我和我爱人邵清廉、六名伤病员(其中还有一名是个十二岁的娃娃),一行八人,带着两匹种马,这还是日本投降缴获的战利品,在牡丹江谢家沟日本兵营的废墟上建立了全军第一个军马改良场,随后又购进一批种马,当年就繁殖军马上百匹。随着马匹的逐渐增多,人员越来越紧张。我们几次找邱创成同志要人、要马。他笑着说:“好人好马都上了前方,哪里还有人和马?要不就给你们弄几个懂军马的战俘,你们管着他们干活,不然他们也是白吃饭。”我考虑了一下说:“可以。”时间不长.果然给我们拨来了六名日本俘虏,其中三名干过兽医,一名炮兵大佐名叫藤畸,曾留学法国,是日本有名的相马专家。我们既要改造他们,又要充分利用他们的一技之长。我们军马场不仅注意大批繁殖军马,还注意军马的改良工作,要培育出驮载骑乘全都符合要求的改良马。
  随着战争的需要,军马的急需,又扩建了东北扎兰屯,肇东两个军马场,建立了三十六个军马配种站,还在太康、安达等地建立起军马牧草基地。在三年多时间里,我们军马场共繁殖种马2500多匹,为炮兵输送军马36000多匹,还为部吠联系购买军马25000多匹,为炮兵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载涛顾问一面听,一面记,还不住地点头称赞说:“你们的精神可敬可佩,共产党、解放军团结全国人民打天下,建设国家真了不起。”当我汇报到周恩来总理高度赞扬我们:牡丹江军马场胜利完成了军马改良任务,建国前是全军改良军马的出发点,建国后是全军军马建设和军马装备的总基地”的时候,载涛顾问激动地说:“周总理为全国人民日夜操劳,什么都考虑到了,他真是一个伟人。”他接着对我说:“我参加第二次全国政协会议,还是李济深提出周总理同意批准的。周总理在第二次全国政协会议见到我还表示歉意地说:‘载涛先生,首届全国政协会议没请您参加,都怪我有大汉族主义。要不是李济深提醒,我把您这个几十万满族人民的代表也忘记了。’在会上,周总理还以政协主席的身份,邀我为政府提出议案。李济深、蒋光鼎也说:‘你懂马就提个军马方面的议案吧。’于是,我考虑后,就提出了《改良军马以利军用》的议案,并由李济探、蒋光鼎一起签字后交给了周总理。周总理看了议案极为重视,并把议案交给了毛泽东主席。毛泽东主席审阅后,提出任命我为炮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批转朱总司令,朱总同意并交炮司落实。”载涛顾问介绍后,自谦地说:“毛主席任命我为马政局顾问,我真不敢当啊!”他沉思片刻又对我说:“我在清朝负责陆军事务时,就提出在张家口的张北建立军马场,准备改良军马,还拨出大批白银筹建。结果建了几年,白银花的不少,改良军马没有成功,没想到你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自力更虫艰苦奋斗,白手创建了东北军马场,真是奇迹,我从心里佩服共产党。”我看到他谈话是那样地坦率、真挚,心中暗暗赞叹他以国家大局为重的宽阔胸怀和品格。
  在这次交谈中,载涛顾问还询问了有关军马的选择、训练、饲养、交配、改良等方面的问题。我一一作了答复。我们又谈到达尔文进化论以及英、法、德等国培育军马的情况,载涛顾问惊讶而又高兴地说:“没想到你的军马知识可真丰富呢,比我懂得多。”我急忙回答道:“那里,我那能有您的知识渊博呢!”载涛顾问颇有感触地说:“你们解放军里可真有能人呀!”

 载涛顾问听了我的汇报很满意,他和夫人金笑兰还邀我去他家作客。因我当时不懂得如何对待清朝的亲王,故不敢冒然许诺,便搭讪着说:“我和上级首长请示后,再转告您。”他说:“好,那边有电话,你可打电话问一下,看同意不?”弄得我当时很窘。我给炮司打了电话,副司令员苏进同志爽朗地答复说:“载涛顾问相邀,不能不去。”随着,载涛顾问和我约好了时间,高兴地和夫人走了。
  王府井大街西扬威胡同六号,过去是涛贝勒养马处,解放后,是载涛先生和夫人的寝居地。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我兴致勃勃地来到这里,载涛顾问和夫人热情地接待了我。我见到他的门首有载涛先生亲笔题写的“平淡天真”的匾额,便笑着问:“您是不是想隐居不出山了?”他直率地说:“对,过去我是准备隐居呢,但想不到毛主席、共产党教育了我,周总理礼贤下士,又把我请出山来了。”接着,他回忆了全国解放前的隐居生活。他说:“清帝(指宣统皇帝)退位以后,我就隐居在北京小汤山大柳村的先人墓地,决定做个市隐,不想再出来坐官问世了。”我打趣地说:“那您还是个‘大隐’呢?”他问:“为什么叫‘大隐’呢?”我回答说:“市隐即大隐也,您能在繁华富庶之都,风花雪月之市,养身修性,不受其阻者,可谓大隐,而那些和尚道士,在隔绝人世的深山幽谷之中,静听清泉叮冬之声,受其环境所限,而不受其扰,此乃小隐也。”载涛顾问听罢哈哈大笑,连连说:“不敢当、不敢当。”
  我们在闲谈之中,载涛夫人摆了家宴。我们一边吃着载涛夫人亲自做的酒菜,一边聊天。载涛顾问告诉我,在清帝塌台后,他曾在德胜门外收卖过破烂,过着十分清贫的生活。就在那种忧困的情况下,他也不为高官厚禄所引诱。大军阀张作霖、日本关东军特务头子土肥原以及宋哲元都曾多次请载涛先生去做官,但他都一一拒绝了。
  一九二四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张作霖进京后,派人请载涛,说要和他赛马。在赛马时,张作霖盛气凌人,觉得自己过去曾做过响马,马术是高人一筹的,于是还有意让载涛先生先跑几步,结果载涛先生的马远远超过了张作霖的马。赛完马,张作霖说晚上要在“大帅府”宴请载涛。这时有人悄悄地告诉载涛说:“你的马头,怎么能超过张大帅的马头呢?!晚上去‘帅府’定是凶多吉少,你最好不要去。”载涛先生果断地说:“伯什么,既然我允诺了,就不能负邀。”
  当晚,张作霖的“帅府”大厅灯火辉煌,鼓乐喧天,酒宴非常丰盛。酒过三巡,张作霖说明真意,要请载涛先生出山,给予厚禄高官。至于要什么条件,他都可以答应。载涛先生辞谢道:“本人才疏学浅,又无出山意念,此事以后再议吧。”
  一九三五年春,康德皇帝(溥仪)从长春专程到遵化马兰峪(东陵)扫墓,日本特务动员载涛去迎接康德皇帝,并一起赴沈阳北陵扫墓。载涛先生不仅自己坚决不去,还动员在北京的遗老遗少都不去迎接溥仪。他义正辞严地对那些日本特务说:“我是民国人,决不留恋过去的清朝,也决不欢迎康德回来扫墓。”
  一九三六年初,身居华北军政要员的宋哲元以“经纬虚宇,笼络河山”为名,请载涛出来做官。他了解载涛的嗜好——喜马,特地挑选了三匹骏马派人送给载涛先生。他不为所动,以自己没有养马棚为由,把马退还给宋哲元。
  载涛先生谈完了过去,对我微笑着说:“这次被邀出山,可算是第四次了。任命我为马政局顾问,论职务并不比张作霖、土肥原、宋哲元给的职务高,说句笑话,也不过是弼马温的官职,但就是这样的差事,我也感到十分荣幸。因为共产党能把亿万人民团结住,就显示出它的强大成力。只有得民心的政党,才是最有前途的。共产党是能治乱世的党,中国兴盛是大有希望的,我就是有这种感觉和看法,才愉快地接受了弼马温这一职务,并要全力把工作做好,这也算对人民的一点贡献。”

  这天,我在载涛顾问家里,我们谈的十分投机,我被载涛先生强烈的爱国热情和那光明磊落、待人诚挚的品格深深感动了。
  我由东北到北京,在向炮司首长和载涛顾问汇报了工作后,“炮司”决定让我留在北京筹建马政局的工作。从此,我和载涛顾问有了更长的相处时间,对他的了解也就更加深了。
  时光易逝,很快这年的中秋节到来了。这天下午,我正在看书,载涛先生携同夫人一起来到打磨厂天有旅店,给我送来了月饼、苹果等,还遨我到他家吃饭,待我分外热情,好似一家人一样。
  由于马政局的筹建工作十分紧张,我一直未能顾上回东北牡丹江军马场换季。深秋了,我还穿着单薄的衣服。这一点早被载涛顾问看在眼里。一天上午,载涛先生和夫人又一次来到“天有旅店”,手里拿着好些东西,坐下后他就对我说:“老郑,你离家远,孩子们又多,现在天气这么冷了,你穿的那么少,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你就穿上吧。”说着给我拿出了一件绒衣、一条绒裤、一件衬衣、一副手套、一双棉鞋,还有一顶棉帽子。我一看床上摆了这么多东西,忙说。“这,可不行,我怎么能要您的东西。”载涛顾问说:“这怎么不行,难道还让我拿回去吗?!”载涛夫人金笑兰也插话说:“这是我们照你的身材买的衣服,快收下吧。”我感到为难,又打电话请示了炮司首长,苏进副司令员回答说:“载涛顾向送给的衣服怎么能不收呢?一定要在载涛顾问面前把衣服穿起来。”我把炮司首长的意思告诉了载涛顾问,他笑着说:“就是嘛:快穿上。”我穿上载涛顾问送给我的衣服,不长不短正合身。一个清朝的“亲王”,对我这样一个下属工作人员如此关心体贴,我从内心感到暖烘烘的。
  一九五○年十一月中旬,朝鲜战争的烈火熊熊燃烧。中央军委为了支援朝鲜,决定从蒙古购进二万五千匹军马转运到朝鲜。朱总司令给载涛先生打电话,叫他第二天去商量购买军马事宜,并让拿出意见。载涛顾问立即找到我,说明了情况后,自谦地说:“过去我只知道玩马,不懂得相马,老郑,你谈谈购买军马应要什么样的马种,多高的好?”我谈了自己的意见。当天还和当时军马场技术兽医王祥同志一起草拟了汇报提纲,整理了一部分相马有关资料。载涛顾问看后高兴地对我说:“你们写得好。老郑呀,我是马政局的顾问,你就是我的顾问。”我连连说:“不敢当,不敢当。”
  一九五一年元旦刚过,军委通知炮司,炮司又通知我,载涛先生要在适当时机视察东北牡丹江等各军马场,要我立即回去作好准备。一月三日,我未顾上和载涛先生辞行,便急匆匆地返回东北军马场。首先对谢家沟、肇东、扎兰屯各个军马场以及配种站等,订立了行之有效的选马、牧马、训马计划,进行了严格的检查和布置,有条不紊地做了充分的准备。五月初,我接受藤畸(日本战俘、军马专家)的建议,还对每个军马场新搞的每个项目又重新进行了检查,着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凡达不到标准的,就采取突击训练办法,尽快使它达到要求。
  为迎接载涛顾问的到来,我们还在牡丹江军马场的北山之阳,建成一处五间平房的招待所,在一个大土疙瘩上建成了一个“阅马台”;在搭起的牌楼上悬挂着大标语“欢迎毛主席亲自委任的载涛顾问来场指导工作”。
  一九五一年六月四日,载涛顾问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部作战部魏梦笔等领导同志陪同下,首先来到了牡丹江军马场。看到我们自力更生盖起的五间“洋房”,他笑着说:“你们修的房子还真别致,解放军里还真有士木工程师呐!”我们提议让他在门首题词,他欣然同意,沉思片刻,提笔挥毫写下了:“牧马山庄”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观者人人称绝。

  傍晚,载涛顾问不顾一天路途的劳累,很兴致地登上“阅马台”,观看军马入牧归来情景。此时正是残阳夕下,绿草涂红,万匹骏骑身披晚霞,奔腾鱼贯而来,格外壮观。载涛顾问连连赞叹不已。
  翌日一早,载涛顾问又登高处,观看出牧。群山环绕,芳草如茵,万马奔腾追逐而食。载涛顾问感慨地说:“牡丹江牧场是我们中国的‘高加索’。”
  此后,载涛顾问还看望了我们牡丹江谢家沟军马场的全体指战员。指战员还列队高唱李伟同志谱曲、我填词的《牧马之歌》。歌词大意是:
  “骏骑成群,牧马嘶鸣,在无边的草原上我们纵情地驰骋,改良战马,装备炮兵.保卫国防有力量,跟着毛泽东,学习蒙德尔,研究达尔文。朱瑞同志(原东北军区炮兵司令员兼炮校校长)教导我们‘终身老于斯’.坚定不移为革命。蒙古原野,牡丹江畔,有过我们的踪影,越过那兴安岭,在滨洲早原上奔腾。从无到有,白手起家,艰苦奋斗,马种改良新事业,百倍发扬创造性,无名英雄却有名。”
  载涛顾问所了我们的合唱,不住地叫好,说:“你们养马人竟能创作这么好听的歌曲,词美、曲更妙,把外国生物学家都灌进歌词中了,原野牧场还有这么多人才呢。”
  载涛顾问在牡丹江军马场视察了几天后,接着肇东、扎兰屯军马场视察。我们乘车经肇东军马场沧武配种站时,载涛顾问看到这个配种站的配种员全是妇女,不解地问:“怎么这里的配种手全是妇女呀?”配种站的负责同志解释说:“这里的马匹多,男人外出牧马,妇女在家照颐母马、幼骏。配种员由妇女担当,当地的牧民妇女就会牵着马匹来马场配种,这样既破除了封建旧习,又方便了群众。”载涛顾问点点头说:“好,你们想得真周到。”
  夏季牧场,更是别有一番情趣。载涛顾问一边视察,一边惬意地问:“这个牧区有多少民马?”我告诉他说:“肇东六县区现有民马一百二十万匹,占整个黑龙江省的二分之一还要多。”载涛顾问思量着说:“如果购买几万匹海拉尔蒙古骒马,在肇东毓幼骏,这样可以大大地改善这里的马种。”我们陪同的人一同回答说:“经费方面有问题。”载涛顾问说:“可以先贷牧,用发展后的幼骏供给部队,当货款偿还。在这一点上要不惜代价。回京后,我向朱总司令、周总理汇报一下解决个问题。”
  六月九日,载涛顾问视察了肇东军马场后,又向西部小兴安岭的扎兰屯进发。

这个军马场是经周总理亲自批准、乌兰夫同志同意拨给我军作为炮兵军马基地的。这里有条卧牛河,在东北零下30多度的气候下,河水缓缓而流却不结冰,照样可以饮马。大军阀张作霖曾在这里设过军马场,日本侵占东北后仍在这里作军马场。载涛顾问对这个军马场也早有所闻。他不怕辛苦劳累,乘坐由两匹马拉的四轮车前进。他在马车上对我说,“俄国顿河流域的卡莎喀马种改良的就很好。好的我们就要学习嘛。我相信,只有共产党领导下的马种改良工作,才会取得新的展。”在扎兰屯牧场我们小憩之后,又立即骑马奔卧牛河。在骑马奔驰途中,我随口说:“载顾问,您来个双手持缰,伫立姿势吧。”载顾问说:“怎么,还想草原阅兵吗?”我指着草原成群的马匹说:“我们不阅兵,来个阅马吧。”于是我们绕着马群奔跑了一圈。这时载涛顾问的兴致越来越高。他说:赞骑善射是我们满族的传统,也是我拿手本领,来,咱们比赛一下。”说着,我们几个扬鞭而驰。载涛先生那时已年近六旬,但英勇不减当年。他乘的坐骑一直遥遥领先。收住马缰后,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您的骑术真好,怪不得超过张作霖呢。”载涛顾问擦着汗水笑着和我们谈起当年和张作霖赛马的情况。
  在卧牛河,载涛顾问看到那些膘肥体大的军马,不住地说: “好马,好马。”随即,他兴致勃勃地拿起卷尺细心地测量着军马的高度、长度,当他量了一匹马的步度后,断定说:“这一定是一匹阿拉伯改良马。”他指着地上的一匹马的蹄印说:“这准是一匹安格鲁诺尔曼的种马。”牧场的同志点头称是,无不赞叹。载涛顾问又滔滔不绝地谈起法国良马的特性,并提到相马专家菲利斯一生大约相马五万匹以上。牧场的一个同志称赞道: “您也称得上是我国的伯乐,法国的菲利斯了。”他说:“可不能这样比,我既没有菲利斯的眼力.更没有伯乐的素养。”
  到了卧牛河边,载顾问要脱鞋淌河。我制止说:“水太凉,您年岁大了,不要下去。”“不下去,哪里知道河的深浅和冷暖?!”说着,他挽起裤腿下了河。到河心,他捧着清凉的河水,咕眯咕咚喝了几口,伸着脖子自语道:“真甜呀!去找个瓶子灌点水,我要带回北京化脸一下,为什么零下摄氏30度不结冰?”一位同志当即找来瓶子灌了水。后来他又与我们几个人在河里逮起鱼来。中午,我们把逮来的几条卿鱼炖了炖,载涛顾问尝了尝高兴地说:“没想到卧牛河的卿鱼胜过江南武昌鱼,多鲜嫩呀!”
  这天下午,我们爬上了群山环绕的扎兰屯的一座山巅,满山遍野的杜鹃花、野芍药、野牡丹,散发着清香。山谷清幽,野鸟鸣唱。载涛先生感慨地说:“此情此景,大有宋代诗人苏东坡 ‘看花笑谁,听鸟说甚’之感了。”
  载涛顾问还精心挖了几棵带土的野杜鹃、芍药,放在他的一个枕套里,根裹的很严实。我问他“挖这干什么,回去种?”他说:“挖几棵回去,带给任潮先生(即李济深)。”可见,载涛先生与李济深先生感情是相当深厚的。
  载涛顾问在牡丹江、肇东、扎兰屯三个军马场进行了历时一个月的视察,我们朝夕相伴,使我对他有更多的了解,同时,也更加尊敬载涛先生了。
  就在载涛顾问视察东北军马场期间,上级正式调我到北京炮司马政局工作。一九五一年八月初,我和载涛先生一起回到了北京。这年九月马政局正式建立,我在改良军马科工作。因工作关系,我和载涛先生经常在一起,度过了难忘的几年时间。
  一九五一年秋,载涛顾问为了尽快熟悉全国军马场的情况,捉出要到西北地区视察。苏进同志又责成我陪同载顾问前往。同去的有山川宗义博士(日本战俘、兽医专家)等一行五人。年迈的载涛先生不辞辛劳,不怕严寒,先后视察了甘肃省的山丹军马场、永登马场,宁夏回族自治区的贺兰山马场,青海省的贵德马场。还专程去塔尔寺看望了班禅尔德尼·确吉坚赞额。历时近三个月,直到这年腊月三十日,我们才乘车返回北京。
  一九五七年秋,总后某领导提出要取消全国所有军马场。理由是,今后现代化战争靠机械化、靠汽车,用不着军马了。我坚决批驳了他们的这种荒谬论调。结果到一九五八年初以反对党的领导,把我打成右派分子。这年九月一日被下放到天津地区团泊洼农场劳动改造。就在我走的这天,载涛先生和夫人王乃文(前夫人金笑兰已病故)前来我的住处专程送我。我见他们前来,鼻子一酸痛哭起来。载涛先生也含着眼泪对我说:“老郑呀,你没有错,我相信还会有一天把马场重建起来的。他们认为你是右派,我却不这样看,历史将证明你是对的。”
  从那次离京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我们的马政局顾问载涛先 生了。他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转载郑新潮《回忆和载涛先生相处的日子》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主席和载涛握手
转载郑新潮《回忆和载涛先生相处的日子》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载涛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