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2013-06-18 15:44:52|  分类: 永久的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开网页突然看到白玉松的留言:527日,他的父亲白善福不幸因病去世。这一消息如晴天霹雳,马友东北行一行从鲅鱼圈来到了大连,好不容易才有个机会上网,一下子把我写现场报道的计划全打乱了。没有想到是白善福病逝,这一位老大哥,一位好人,善良的人,一辈子勤勤恳恳 ,任劳任怨,勤奋好学,从不知疲倦的人,怎么会说走就走了?09年回马场,我们见面他身体很好的嘛,怎么会?看了马超龙雀(白玉松)博客的哭祭老父亲的文章,我眼泪止不住流下来。现场报道我已经无心写了,满脑子都是白善福。我抓紧时间连续转载了白玉松的的三篇祭父文章,写了几句按语,给哀伤中的玉松留言。回京一路上也是白善福,到了北京心里一直安定不下来,上网翻开博客相册和白善福交往的往事不断涌上心来。

我刚到马场时分在四连农工班,当农工和白善福一个连队在一起干活。农工主要的活是在地里打坝。带队的是陈天德,我和白善福一个小组,他戴个大坨子近视眼镜,半透明的浅黄镜框,像个知识是分子。年轻人开玩笑叫他“白革命”,传说他给孩子起名叫“革命”、“幸福”。他是个老实巴交人,这些他从来不恼。其实他的儿子叫“玉泰、玉岳、玉松”,没有一个孬的。休息时从来没有见他嘻嘻哈哈闲扯打闹。他总是看看报纸,时不时的还写点什么,其实那时的报纸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词没啥可看的,可他还是看的津津有味。闲谝中知道他家境贫寒,上学不多,是借看报的机会学习文化,有时他也会借故问问我,这样我们接触的机会就多了。后来他真的学出了名堂成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还到北京开了会见了毛主席。起初,我看他的样子更像个实实在在的农民,满是风霜刻痕的黑红的脸膛,粗糙的双手,五指短粗,看上去很有力。他的铁锨擦得锃亮,一铁锨挖下去够我三铁锨挖的。那时我突然想起读过的一篇课文《陈秉正的手》说的是一个中学生到农村去体验生活,描写农民的手,我记忆深刻“手掌四方,指头短粗,里外都是老茧,整个看上去像个书制作的小耙子。”白善福就是这样一双手--短而厚实。到后来我更佩服他是一位勤奋的倔强的学生,白善福出身贫寒,早早就辍学了,但是他酷爱中医,心里一直有个梦想,当医生为人治病。他人在农工班,心想卫生所,他几乎到了痴迷的状态,为此常有人拿他开玩笑,认为是痴人做梦不可思议。他却全然不顾的学习,他手里常有个用线订装的包装纸的小本子。想起什么他就记在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中药的名称药性什么的。没事就嘟嘟囔囔在背汤头歌,那时我也喜欢中医中药,常问他一些相关问题,他都认真的告诉我,当我拿几样中草药拷问他时,是他最感兴趣最兴奋的时候。经过不懈努力后来他真的进了卫生所,穿上白大褂,成了药剂师,负责抓药,我去卫生所拿药,常在在那个药房小窗口跟他一聊就是半天,但是怎么看他那双手还是农民。

后来我离开马场,他还在卫生所。20097月马场建场60周年,我们回访马场,许多过去熟悉的老职工听说知青回来了,都从各连队集中到场部,还有不少从张掖、武威、永昌、山丹等地回到马场的,就为借此机会聚一聚,也和知青见上一面,问起白善福他们说,白大夫抓的药挺灵着呢。大家都尊称他白大夫了。晚上我住在王维君家,白善福和陈有录来了。我和真真一眼就认出来了白善福,他还是黑黑的,戴了一副更大的黑框眼镜,显得脸更瘦了,老了,头发也剩的不多了。还是老成持重的样子,进了门,他只说了一句话:我们来看看你们。就眼睛红红的,不再说话。我的眼泪也下来了,他是从永昌几十里地专程赶到马场来的,等了几天就为看看我们。就为说这一句话呀。我们有何德何能,我们就是一个在马场干了几年就不管不顾走了的知青,这深情我们怎么能够承受。我们没有更多的话坐在一起拉着手照相,他的手还是那样短厚只是柔软了些。谈到了他的退休,谈到他的儿子、孙子,谈到他现在还能看病抓药,他很满足,脸上充满了幸福。

后来,他又到每一个知青住的地方看望和知青照相留念。到了离开马场的日子,我们收拾行装早早起来。发现白善福和一些马场的老同志起得更早,他们都来为我们送行,好几张送行的照片都有白善福的身影,他的话还是不多,“有时间再来啊,一路平安啊,多多保重啊”我们说:大家保重,有时间到北京玩。没想到这一送竟成永绝。白善福大哥不应当走,白大夫不应当走,他还很年轻,他为人很善良,他还想当他热爱的医生,他还想为人们在多治几年病。他走的时候还叮嘱家人,给他带上医书,带上些中草药,到了那面他好给人治病。白善福大哥白大夫走好。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原创】《告别善良的白善福白大夫》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附文    《陈秉正的手》

有一次休息时候,陈秉正叫王新春上去吸烟。陈秉正是用火镰子打火的。王新春说:烧一堆柴火,吸着多痛快!一个新参加学习的中学生听说,忙帮他们在就近捡柴,却找不到什么,只捡了两段二寸长的干树枝。王新春笑了笑说:不用找!你陈家爷爷有柴!那个学生看了看,没看到什么柴。陈秉正也说有柴,不慌不忙放下火镰子,连看也不看,用两只手在身边左右的土里抓了一阵,不知道是些什么树皮皮禾根根抓了两大把;王新春擦着火柴点着,陈秉正又抓了两把盖在上面。那个学生看了说:这个办法倒不错!说着他也去抓。陈秉正说:慢慢慢!你可不要抓!可是拦得慢了点儿,那个学生的中指已被什么东西刺破了,马上缩回手去。王新春说:你这孩子!你是什么手?他是什么手?他的手跟铁耙一样,什么棘针蒺藜都刺不破它!

    那个学生一边揉着中指,一边看陈秉正的手。只见那两只手确实跟一般人的手不同:手掌好像四方的,指头粗而短,而且每个指头都伸不直,里外都是茧皮,圆圆的指头肚儿都像半个蚕茧上安了个指甲,整个看来真像用树枝做成的小耙子。那个学生看了这一双手并不欣赏,而且有点儿鄙视,好像说,那怎么算呢?

    那个学生的神情,两位老人都看出来了。陈秉正没理他,只是自豪地笑了一下,就拿起旱烟袋来凑着柴火吸烟了。王新春点着了烟,却教训起那个青年来。他说:小伙子!你不要看不起那两只手!咱们现在种的这教练场,都是他老哥和大队长他们父子俩一攫头一攫头刨开,一条堰一条堰垒起来的。没有那两只手,这里还不是一片荒坡吗?

    那个学生听了虽然有点儿后悔,可是还自我解嘲地说:怨不得我们学习得慢,原来是没有那样的两只手!

    陈秉正一本正经地教训他说:是叫你们学成我这手,不是叫你们长成我这手!不是开山,我这手也长不成这样。不过上辈人把山都开了,以后又要机械化了,你们的手用不着再长成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58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