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天山来客《重拾难忘的往事 回顾精彩的人生》  

2013-06-20 20:3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子顺老前辈回忆录有感

重拾难忘的往事  回顾精彩的人生 - tian_shanlaike - tian_shanlaike的博客
 
 

今年七月间,我接到刘子顺前辈打来的电话,刘老在电话中说起他准备把这两年在《天山马友》博客上陆续发表过的几篇关于在马场工作时期的回忆文章补充整理成册,给一些老马友和儿女们留下一些在新疆军区后勤部、伊吾军马场工作的经历及自己家族背景方面的历史资料,也好让后辈们知道昨天,珍惜今天,迎接明天,明白眼前的这一切来之不易。古道热肠的老马友、如今也在北京工作生活的熊西北大哥得知了刘老的想法后,大力支持,并提出由他帮助负责在体大出版社校对付印(西北大哥有这方面的优势),我听了这个消息连声叫好!古稀之年的刘老不顾年迈多病的身体,辛勤笔耕,为我们这些马二代、马三代们留下珍贵的史料,再加上西北大哥的鼎力相助,这事儿既给力又靠谱,实在是难能可贵!放下电话后,就一直在伸着脖子盼着能早日读到刘老的书。

八月初,家新、西北大哥和新生、白凌大姐及众马友们驾车西游。西北大哥也多次邀我同往,但苦于有游子之心却是奴才之命,家里恰逢新添人丁(马四代)被套牢只好作罢,眼睁睁的看着这伙儿大侠们一游就是四九三十六又三天,众马友们把沿途所见所闻所感所叹的游记文章一篇连着一篇,打着捆儿的往上发,相互转,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连评论都不跟趟儿,搅得心里头起起落落,浮想联翩,归纳了一下,最大的感受就两条,除了羡慕,就是神往了!

几天前,终于收到了熊西北大哥寄来的子顺老前辈在古稀之年撰写的回忆录,书中记述了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里伊吾军马场所经历的变迁和兴衰、创业和发展历程中的那些人与事,苦与乐,喜与忧,盛与衰,笔锋精炼,洋洋万言。这些文章此前虽然已在《天山马友》的博客上读过,也颇有感想,但捧着印着铅字的书读起来感觉还是不一样,印象和思考要深刻的多。书中的记述,像一块强力磁铁,一下子就把我带回了那块美丽洁净的巴里坤草原:天山顶上白雪皑皑,松海叠嶂鸟语花香,炊烟袅袅牧人毡包,戌边古驿松树军塘。还有那蜿蜒流长的柳条河,沙鸣山中的拴马桩,方圆百里的大草原,万亩良田菜花香,离开那里虽已多年,但至今还是让我留恋难忘。更主要的是那里还有一群胸怀报国壮志的热血儿女,他(她)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为国防建设和军马事业在衣食住行极为艰苦的条件下爬冰卧雪、扬鞭育马、风餐露宿、屯垦边疆,他(她)们是一群献了青春献子孙,埋了忠骨不留名的朴实善良,默默奉献的牧马人。这一切,通过刘老书中的描述,和埋藏在我脑海深处多年的童年、少年模模糊糊的记忆与经历,像一部断断续续的纪录片,一幕幕的又重新浮现在眼前......

刘老的家乡在湖南湘乡,那是个群山环抱,环境优美,交通便利,商贾云集,崇尚教育,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历朝历代名人高官辈出。同样,刘老也出身于当地的一户书香门第、望族之家,家中治学氛围极浓,祖辈、父辈们都先后学有所成,成为当时当地的社会精英。在这样的家庭背景熏陶和耳濡目染下,刘老自小儿接受的启蒙教育就是为人要尊师重道,处事要知书达理,理念要崇尚孔孟,行为要讲究仁孝,同时在那种家庭氛围里,自然而然地也牢牢地打下了深厚扎实的国学基础,这一点,从刘老开朗豁达、耿直坦荡的言谈举止,以及他的文中的字里行间随处都可感受得到。

建国之初,刘老怀着一腔报国热忱,投笔从戎。告别乡亲父老,毅然背井离乡。跨长江,奔西口,从江南鱼米之乡一口气来到西北兰州,参军入伍,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兽医学校(后被合并为解放军长春兽医大学),学成后被分配继续西进,来到了新疆军区后勤部马政处。自此,他的大半生便和军马军骡这些无言战友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九五四年,奉中央军委命令,筹建军马场,他和军区所属各单位抽调的一百零八名指战员(其中还有四名女同志),在刘鸿泰政委(军区后勤部机关协理员)、刘德才场长(一兵团通讯团营长)的带领下,赶着从乌斯曼匪徒手中缴获接受过来的千余匹军马,经阿勒泰、巴里坤、淖毛湖等地边游牧,边选址,长途跋涉,历尽艰险,期间经总后军马部和地方各级政府多次艰难的谈判协调,终于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划拨出了大片固定的草原场地(这些谈判和协调,刘老一直参与其中),几经辗转,最后在天山脚下的古驿站——松树塘安营扎寨,这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伊吾军马场。

我真佩服刘老的记忆!古稀高龄的人了,记忆力还是那样的好。书中所记述的那些人,那些经历,相隔几十年了,他描述的还是那么清晰,那么栩栩如生,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事,让我这个做晚辈的深感自愧不如!

我那时还是个上小学的毛孩子,对大人们之间的事,并不十分清楚,偶尔星星点点的听到一些,也只是懵懵懂懂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他书中提到的许多人我都没有什么印象了,但有些人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如原医院的院长李芝如,他为什么被整我不知道,但他被整后在树上上吊死后从山上被抬下来,路过我家门口的情景却是我亲眼所见,由于死后树杈断裂,人们发现他时他是靠着树干坐着,被冻得僵硬,那场面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的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家福、家明年龄和我相仿,聪明漂亮,是我一到马场就认识的好朋友。还有其他的一些人,尤其是他们的孩子,有不少还是我的小学同学,如刘政委的女儿大毛小毛(今年年初还和大毛在电话上联系过,她对我还有印象),刘场长的儿子胖子,以及他的两个女儿卓娅和柳芭,赵科长的儿子赵江舟(又叫赵虎子),吴副政委的女儿吴怡苑,张志刚的外侄孔常德等等,其他如牛桂荣、冉启华、刘官员、刘蔚民等还是我的老师,今年年初,我还给在武汉安居晚年的牛桂荣老师、郑老师两口儿打电话请安。

记得有一次我和赵虎子在房前屋后打弹弓对射,不知是谁的弹弓“走火”打偏了,把正在门口喝茶观花的吴副政委手中的茶杯给打碎了,这下可闯了大祸,在我准备扭头逃窜的档口,赵虎子趁机又是一弹弓,石子儿竟打在了我的脚后跟上,一阵儿钻心的疼痛后接着一个马趴扑倒在地,被撵过来的吴副政委当场抓了个“现行”,事后的结局挺“悲惨”,我就不说了。还有就是孔常德,我们经常一起上山拉柴,一起上学,他肚子里妖魔鬼怪的故事一个接一个,听得我五迷三道走火入魔,经常半夜里被惊醒,后来我去了山丹马场后,在学校向同学们兜售的故事基本上都是从他那里取来的“经”。这样的故事太多了,就不一一详述了。

虽然我那时还小,对大人们和马场的事情不太了解,但我和刘老却是在那时就相识了,他不仅是家父的战友和同事,还是篮球场上的明星。而我不仅是个马二代,还是孩儿堆里的“祸星”。他的能力和干练我经常在家父口中有所耳闻,而我的那些不大不小、上墙揭瓦的“劣迹”也时不时的在大人们口中传诵。当五十年后我和刘老再次相逢时呵呵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这,就是我们爷俩的缘分!

刘老的回忆在我看来就是一部浓缩了的伊吾军马场场史,在他老人家的回忆录里,把伊吾军马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盛到衰的历史沿革及隶属关系、组织结构、人员配置、生产规模、气象地质条件、马种的优化改良、农牧结合的实践、文教卫生的发展以及人文景观等等方面从不同层面都实事求是的做了精彩详尽的阐述。说实在的,当今还健在的老一辈马场人里,能够如此完整详细的了解记述伊吾军马场的发展历程,并用如此深厚的文字功力记载下来的的老前辈们,恐怕也找不出几个了。即便是在马场保存记载的档案资料里,也未必记得有那么全,在历次政治运动的高压下,也不见得就记录的那么百分之百的客观公正。所以说这是一份十分珍贵难得的伊吾军马场史料。

从建场到离开,刘老在伊吾军马场整整奋斗了二十五个春秋,他不计个人的资历待遇,荣辱得失,含辛茹苦,忍辱负重,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毫无保留的奉献到了这片土地上,他用自己精彩的人生实践,为我们这些马二代、马三代们,真实的诠释了一个老一辈马场人高风亮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刘老不仅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伊吾军马场那一百单八将的建场元老,更是为国家军马事业奉献了大半生、做出了杰出贡献的老英雄!

谢谢刘老为我们提供了如此珍贵的历史史料,谢谢西北大哥为我寄来了练太极拳的光盘和图书,我会好好练习的。再一次祝刘老一家幸福和睦,祝刘老夫妇健康长寿!

重拾难忘的往事  回顾精彩的人生 - tian_shanlaike - tian_shanlaike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