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李祥平】回忆马友—领导和师傅(22-23)  

2017-07-11 07:3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07月11日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2016年5月10日林向国、大良、张梦雪、刘建明到西安,与西安马友合影。第二排左五:王宏义

马友(22)

王宏义

从水库回来到了七连。七连是个新成立的农业连队,当时的最高长官是指导员韩秀和连长王宏义。

王连长是富平人,西农农机专业毕业后分到四场。他爱人钟老师是临潼人,虽然不是一个县的,但他们两家的村子挨的很近。他们有两个还是三个小孩我记不清了,就记得老大叫王清理,不用问,肯定是1969年生的。有关王连长和七连的一些情况在我的回忆录里已有不少叙述,这里就不重复了。在这讲点别的。

王连长是个地道的关中人,讲几个例子

1、陕西人不讲吃不讲穿有了钱先张落着盖房。那几年七连的基本建设可真不少。刚到七连时,只有六排平房加一个旱厕。仅仅两年时间就先后又建了三排宿舍加一排办公用房(队部和学校等),还修了场院、机车库、连队围墙、菜窖等,还通了水电。

2、七连是一个独立连队,一共就那么几个人,太寂寞。再加上基本都是单身小伙,太亢奋。平常总会没事找事吵个架打个锤的,也算是一种业余消遣和发泄。一般遇到这种事他都不出面,事后他就会象白鹿原里写得那样,全族人到祠堂议事。他会召开全连大会,双方讲述事情经过,然后各打五十大板,事情结束。其实也是,这种事就论不出个谁是谁非,也没必要上纲上线。

3、农闲时每天早上他会像农村的生产队长一样,早上起来先背着手在队里转转,到点了把钟一敲,然后就去几个房间派活。派完活后蹲到墙头一边看着大家出工一边跟几个人议事一边晒着日头,陕西人的蹲功他有。

4、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儿女怒吼秦腔。没事了王连长也爱吼上几句。陈光明和他住邻居,隔墙有耳,日子长了他也会几句了。有一次我们在一块谝,他说没搞懂这一句是什么意思,问他是哪句他说是窖门外拴战马缰绳蹬断。大家听完哈哈大笑。那是寒窑里的一段,原词是窑门外拴战马哀声不断。

5、陕西人不露富。有一次我们几个拎着热水到队部前面的干沟里去洗澡,实际上是擦澡。看上去王连长挺瘦的,衣服一脱一身贼膘,他说他有一百六十多斤。看看陕西的那几个名人,贾平凹陈忠实张嘉泽,不像莫言。不过我也不太像,有肉都长到脸上了。

6、王连长也是个性情中人。1991年我回场时下了一场雨,那年旱的挺厉害,这是那年开春后下的第一场雨。到他家他说你还真是个属小龙的,把雨给带来了。我说那叫懒汉不出门,出门天不晴。坐下吃饭喝了一会他说咱们得快点,等会还要到七连去开秋收动员会。又喝了一会他说算了不去了,就打电话让他们自己开。又喝了一会说咱俩喝没意思,跟我到七连去,开完会跟他们一块喝。

7、平时王连长还是挺照顾我的。那年在河坝筛沙子,每人一天一方的定额。他们都有经验,找准地方一挖就是一窝。我是到处找也找不到,挖了三天连一方都不到。连长一看算了你装车去吧,这下可以滥竽充数了。

我到电影队不久,王连长也调到场部了。1985年我回场时他是农机科长,1991年回去时他是副场长,1998年回去时他已经退休了,当时没在场里。2015年回去时在张掖和他见了一面,2016年王天良林向国等人来西安时的那次聚会,他还专门从阎良赶来了。

虽然他后来当了场长,但是我还是习惯叫他王连长。

2017年07月11日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右起:郝武军、王宏义、王天良、林向国
2017年07月11日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右:王宏义、大良、林向国、施锦、朱宁霞
2017年07月11日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2017年07月11日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马友(23)
朱维年

到七连后不久,连里就明确了各车组的人员,一号包车组组长李建旗,车长张生。后来又成立了三号包车组,组长丁友善。我是在二号包车组。

一个包车组有东-75拖拉机一台,配备牵引式康拜因一台,割晒机一台,播种机一组和犁铧等农械。包车组配备组长,车长,康拜因驾驶员,拖拉机驾驶员和助手五人。二号包车组有组长朱维年,车长张录林,拖拉机驾驶员陈科,助手秦永禄,我是康拜因驾驶员。理论上讲,我主要是负责康拜因等农械,但实际上拖拉机我一点也没少开。

朱维年是武威来的合同工,当年合同工是四场的主要力量之一,有武威的永昌的张掖的等等,后来他们大部分都转为正式工了,不过也有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回去了,像我们车组的陈科。这批人主要是当时在农村的青年人,也有像杨廷和刘万泰李聚才这样的下乡和回乡知青。好像他们主要在农队,七连就有一大批。后来有不少人做的都挺好,七连就有李聚才王银善郑智等好几个后来都当上了领导。七连是个出干部的地方,除了他们还有杨逢华左金保李建旗张景孝李学马宏云等人后来都当官了。我1985年和1991年回场时天天小酒不断,就是因为有了他们。

我和朱维年在工作中的关系一直很好,但没有太多好说的,这里连工作带工余凑到一块讲几个故事。

1、一次收拾播种机的钢丝绳上的卡子,螺丝有点绣拧不动。他一手拿着卡子一手用板子拧螺丝,我用钳子固定住螺杆。两人一使劲就听他哎呀一声,我的钳子脱开了刚好到他手上,他的大姆指下面的手掌上黄豆大的一块肉生生的被手钳子给夹掉了。

2、一次夜班回来吃夜班饭,锅里做的是羊肉形面揪片子。饭好了后我过去舀,他一把夺过我的饭勺,在锅里搅了搅一勺下去直插锅底,舀到我碗里的除了肉没几个面片,这叫锅底有肉。

3、有一年农村的人过来给队上打围墙,做为换工,我们去给他们犁地。回来时三分钱一个鸡蛋买了好几百个。那段时间天天吃鸡蛋,煮鸡蛋煎鸡蛋炒鸡蛋荷包蛋,开水冲生鸡蛋。吃到后来,别说鸡蛋,看到老母鸡都想吐。

1985年回场时到七连去看他,当时他一个月工资八十多块钱,他说队上搞承包,他去年拿了两千多块奖金。那时候我一个月的工资还是五十八块五。

2012年去张掖时又见到他,他已经退休住在张掖,儿子也在张掖工作。

2017年07月11日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朱维年、李祥平、杨娃子                                           照片提供:李祥平
2017年07月11日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中间手拿烟的是朱维年                                                           照片提供:李祥平
2017年07月11日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朱维年二口子与李祥平、马宏云                                                            照片提供:李祥平
2017年07月11日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朱维年二口子与李祥平二口子                                                               照片提供:李祥平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