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李祥平】回忆马友—领导和师傅(28-30)  

2017-07-26 14:4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祥平】回忆马友—领导和师傅(28-3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左二:李学

 马友(28)

 李学

习惯上大家都把六十年代以前到马场工作的,除转业军官以外的其它人称为马场的老职工,这里包括解放前就在马场工作的(如彭兽医),解放后和五十年代到马场的(如吴主任高连长李管理员等),六十年代的支边青年(如左金保李永清石广禄),以及因为各种原因以各种方式来马场的(如雷福寿贺桢袁振义等)。他们是马场的主干,是马场的灵魂,是马场的传承,如果按放在一场场部的那三块纪念石来分,他们应该是牧马人那组的。

他们在马场生根开花,也造就了几个大家,卜家就是一个。那年军马局运动会上,从卜老二到卜老五分别代表了几个场都出现在篮球场上。有一场比赛中,卜老二在对方的篮板下抢到球,放眼一看队友已经跑到自己的篮下了,甩手一个长传,球传的有点高了,只见篮球直接飞向球篮,唰的一个空心,球进了。场下一片欢呼,只可惜那时候还没有实行三分制。后来我们每次见他都要说,最近还远投不了。四场也有几个大家,比如杨家,杨滋荣当时也在场部工作,我们都是机关球队的。还有四场女篮的那个杨滋什么(四场球队的合影里有她),后来因为马宏云又认识了杨滋芳。还有崔家,后来当上三场副场长(或副政委)的那个当年我们就在一块玩的比较好,但我一直没记住他叫崔禄寿还是崔增寿还是崔福寿,现在在西安总能见到他弟崔光寿。不过这些人已经算是马场的子弟了,有关和他们的交往在下一组里会有所表现。

李学也算是这一组的,我印象他是永昌人,困难时期流落到马场,马场收留了他,先放羊后当机务工。我在七连时他是铁牛-55的驾驶员,当时在农队胶轮车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所以在七连他也算是上层人物。当时他已成家,婆姨是家属,有了红红花花两个丫头和云云一个娃子,后来又有了一个男娃。那几年因为风传要搞计划生育,大家都在抢着生娃,有的一年一个。李建旗家的甚至一年生了两个,年头一个年底一个,肚子就没闲过。一个小小的连队一年大概要生十个。我俩的关系挺好的,没事在一起打打球聊聊天什么的,像出去到破城子拉煤这些事他总爱让我跟他去,我也顺便开开打方向盘的车,平时老拉操纵杆有点烦了。没事了也会跑到他家去坐坐,他家汲的酸菜我可没少吃,还有烧盒子。

我在回忆录里有一段"一件军大衣"写的是我和他的一次交易,摘录如下。

马场每年都要价拨一些部队的服装,另外还有一些部队可以换装退下来的旧服装,象旧棉衣皮大衣皮夹克大头鞋等。因为是旧的,所以价格很低,比如一双旧大头鞋只要五块钱,而且有些还挺新的。由于数量有限,不可能人人都有。只能靠运气抓阄了。

在七连时有一次价拨了几件皮大衣,抓阄结果还是没轮到我,但是我太想要一件大衣了。一打听李学抓了一件。由于他已经有了一件,对这件大衣可要可不要。我就和他商量希望能让给我。一开始他也不答应,但经不起我死缠滥磨就答应了。

正式的转让谈判在他家的炕头开始了。转让是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是价格。这件大衣的价格是31块钱,双方争执不下的是,他坚持要原价给我,而我一定要高出这个价格买。到最后他终于妥协了,同意40块钱给我。

我终于有了一件神往的皮大衣,它伴我渡过了多少寒冬,直到前些年搬家时才被夫人处理掉了,为此我还难受了好一阵子。因为这件大衣饱含着马场战友那份朴实,真诚的情意。

 

【李祥平】回忆马友—领导和师傅(28-3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左二:杜开源

马友(29)

杜开源

本来他应该是在下一组的,但这一组还有名额,就放到这了,不过他当过卫生所的所长,也是领导层的,放到这也合适。

我给学生上课时讲到人的生命保障六措施。最后一步是抢救,不管用什么办法,先让他活着再说。再往前一个叫治疗,看病打针吃药住院检查做手术。再往前是保健,小伤小病到保健室去看看,开点药打两针吊个瓶,定期体检,外加强身健体和吃保健品。再往前是预防,流行病到来之前先打预防针。再往前是免疫,生下来就给上一针,这辈子就不得这种病了。最高境界叫优生,生他个健健康康的娃。我讲这段时后面接的话是我们做规划的最应该做的是优生,让这个城市能健康的生长。但我们常常在做的是抢救,抢救古城古院古宅,抢救文化遗产,抢救京剧。

其实医疗也是如此,大医院主要是负责抢救和治疗,而更多的则是像四场的卫生所和各连队的卫生室那样担负着保健预防和免疫职责的医疗单位和医护人员。西京医院是个水平很高的医院,民间有种说法,有病先上县医院,看不了就到市医院,还看不了就去西京医院,如果这都治不了那就回去,想吃点啥吃点啥,想干点啥干点啥。当年四医大的医疗队在马场可是有好名声,医术高超,二十分钟就能做一个阑尾手术。我们西安学生刚到马场时还是挺受尊重的,好像我们的父母都是神医喜来乐似的(不知为什么,我媳妇的微信昵称就叫喜来乐)。

其实在当时相对于农村来说,当年马场的医疗体系还是挺完整的,连队卫生室,场卫生所,军马局医院。还经常有四医大,军区总院的医疗队下来,有大病的也能到这些医院去治疗(迟之鑫的爱人小彭工作时让机床把指头切掉了,就是送到四医大给接上的),医务人员也有机会到这些大医院去培训学习。但是在当时的医疗和交通条件下,还是有些遗憾,有两个例子。

林队的一个职工(忘了叫啥了),力大无比,是拉大锯解木头的。有一次出去碰到一头牦牛给惊了,冲着他就过来了。他双手抓着牛角硬是把牛头拧到地上,腾出一只手抓起土就往牛眼睛里洒,松开手撒退就跑,牛的眼睛迷的找不到他了。有一阵他肚子痛,吃了药也不管用,他也能忍,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到军马局医院去看,手术时一打开,肠子都快烂完了。

五连的冯娃子(记不太准了),场篮球队的前锋,跑的贼快。有一次工伤把小腿给骨折了,接的时候没接好又敲断重接,最后两条腿差了大概十公分。

杜开源原来是荧石矿的卫生员,后来调到场卫生所,后来当了所长。按当时的说法他应该是赤脚医生。不过他也有很多招数,比如用醋熏防止感冒等,还能用中药或针灸治一些病。在场部时我们吃饭总在一起,聊的也挺好。那时候也难得有个头疼脑热的,如果有就让他拿点药,吃饭的时候给我带过来。有一年场里开运动会,我的手腕疼的不行,拍子都握不住。他给我打了一针封闭,算是把运动会给扛过去了。

【李祥平】回忆马友—领导和师傅(28-3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保平

马友(30)

李保平

本来是把这篇放在第五组的,因为这组还有名额就放到这了。不过后来他当过四场的政委,放到这组也还合适。

1970年,我们到了西大河水库。水库是三家建,但业余文化生活三家都不管,一年半时间三家都没来放过电影,只是来过宣传队演出和球队打友谊赛,但次数都比较少。一场倒是比较近,但一场不是建设单位(马场方面是四场),好像处于爱心来放过几次电影。所以如果听说一场有好电影大家就会到一场去看。十里地稍微有点远,去的次数不多,也就是四五次。我记得看的第一个是刚出来的现代京剧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李保平当时在一场电影队,我肯定见过他,他应该没见过我。

 1971年,军马局上来了一批修电站的,伙食管理员是李学平,因为是北京学生,我们在一块玩的比较多。闲聊时说到李保平,知道了他是从上海来的支边青年。我们还开玩笑说,古有桃园三结义,今天的李保平,李学平,李祥平可以结拜成草原三兄弟。这时候我知道他他不知道我。

 1972年,开始打球了,他是一场乒乓球队的。我们打过球,但一场的乒乓球水平要差一些,所以没什么交道。这时候应该是他知道我我也知道他。

  1974年,我调到电影队了。虽然是同行但不在一个单位,也难得见到。只是几次在总场电影队时有过交集,再就是串片子打过几次电话。同行吗,感觉就近一些,共同语言也多一些。这时期应该是他认识我我也认识他。不过在我还没回西安之前他应该已经提干离开电影队了。

  1998年,四场建场30周年场庆。到的那天场里请回场的知青吃饭。当我们步入宴会厅的时候我俩眼晴一亮,握手时两人同时开口,"祥平","保平",显得那么亲切。这时我才知道他是四场的政委。席间我俩坐在一块说了不少话。也是,当年他没在四场工作,回来的知青中他可能只认识洪复兴和我。

 那年的场庆活动他好像参与的不多,主要张落的是政治处主任李军,到2009年的场庆活动时,李军已经是总场的场长了。

 2010年,我到张掖出差时,几个人一块吃饭,他也来了。这时候他已经退休,住在张掖。

  在场里时和场领导的交往太少了,能够感情深到见面打个招呼的大概也就是刘月皓和薛光祖二位了。至于后来的场领导王宏义雷福寿贺祯等,包括在别的场当场长的崔x寿胡建国等人,那都是在他们还没当场长之前就已经比较熟了。

                                                    x     x     x

 写了三组三十个马友,赵金全刘安丹汤新生洪复兴云正明冯怀根张晓安建领吴玉其魏芳超,迟之鑫朱宝田朱锦江毛灵珍施锦纪宗宁袁宝英刘援朝赵玉玺孙丽萍,李俊伦王宏义朱维年杨世仁李进林钱江张镛李学杜开源李保平。如果再加上有名有姓的已经有一百四五十人了。马友的第一季到此结束。让我休息休息调养调养准备准备,争取在九月或十月最迟十一月开始第二季。还有两组,马场子弟和同龄人,外场和地方,共二十人。不过这些人可能有很多大家都不太认识,估计收视率会有所下降。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