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1)  

2017-07-04 22:5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马友

 (二)、西安学生

    西安学生的组成相对简单,都是四医大的子弟,所以有必要先把四医大简单介绍一下。

    第四军医大学的校本部是一个大院,领导机关及教学和学员都在这,我们习惯称它为学校或训练部。西北角那里是幼儿园和附小,我从上幼儿园到小学毕业一直在这住校。大院东边隔一条康复路又是一个大院,习惯上叫它新医院,这里有第一附属医院(简称一院现在叫西京医院)和口腔医院。两个大院中间有过街地道连接。出学校上11路汽车向东坐六站堡子村下车再步行两站又有一个大院,就是第二附属医院(简称二院现在叫唐都医院)。我家原来在学校,1960年前后搬到了二院。

    五十年代时由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出现了一个特殊的居落单元,大院。大院是一个和外界隔离的,相对独立的小社会,在这里不用出大门就可以完成从出生到丧葬的全过程。由于和外界的隔离,也就形成了和当地完全不同的文化(甚至连口音都不一样),这就是特有的大院文化。

    大院大致又可分为机关大院、部队大院、院校大院和工厂大院等。类型不同,特点也不同。例如部队大院非常讲究等级,军衔就直接表现了等级,还有像住房等,当时就有尉官楼、校官楼和将军楼,现在也还有团职楼,师职楼。当年连上小学时都有区别,更高级别的子女在八一小学,我们在军大附小。部队大院的子弟处事都比较简单也比较直。平时不惹事,打起来不要命。最明显的优点是守时。而院校大院则非常讲究阶层,大致可分为干部、教师和职工三个阶层,相互之间都保持一定距离,互不来往。在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受到特定环境的影响,也基本是这种状况。

    四医大是一个部队的院校大院,两种特征都有,即讲等级也分阶层。但有一个特点、军大的职工都是非现役,主要在后勤上工作,而且很多的职工都不在校内住,他们的子女也有很多不在军大附小上学。这样军大里面的子女主要是两类,干部子弟和知识分子子弟。

    1968年知青下乡,1969年四医大把子弟招到了军大办得黄陵农场。69年下半年四医大调防到重庆,黄陵农场撤销。这样,干部子弟和部分工人子弟当兵去了,知识分子子弟和部分工人子弟和个别干部子弟被分到同属总后的军马局了。去向有略阳化肥厂、贵南军马场和山丹军马场,到四场的基本都分到水利指挥部。

    当年那种大环境下,知识分子的处境是非常奇特的,一方面他们有文化有专业而受到人们的尊重,而另一方面一有运动首先就是他们。这种境域下逼着他们调整了一下处世的方式,而我们这些做子女的在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上也必然会受到父辈的影响。特别是当时我们当中很多人的父辈还在牛棚,而我们的档案里都有黑材料。这样也就形成了西安学生独有的一些特点。例如不出头,不多说话,不扎堆,特立独行而显得不合群,凡事不指望别人而靠自己等等,智商高情商低。不过有一点,坚持认为知识早晚会有用。所以几十年后回头看,就出现了这几种状况。1、恢复高考后西安学生有不少人考上了大学,光四场就有朱宝田朱锦江朱宁霞迟之鑫胡宁王继红等人,还有更多的人后来通过成人教育等形式受到了专业教育。2、几乎没有当官的和经商的,就是当官也是校长这类业务上的干部,多数人在从事专业技术工作或者在医院学校研究所设计院等专业性比较强的单位工作,有些人在业务上也做的很出色。3、几乎所有人的小孩都上了大学,还有不少读到硕士博士,出国的也不少。这也许是中国的知识分子特有的坚忍和执着。置身世外,做自己喜欢做的专业事。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屁事。

    我的情况有点特殊,因为我家在二院,小学六年又是住校,小学一块玩的也就是同年级的同学。文革时没课上了,平时一块玩的就是二院的几个人。所以到马场后很多的西安学生我都不认识,顶多知道谁是我小学哪个同学的哥哥姐姐。在指挥部没待几天就上水库了,等我从水库下来时就已经有不少人走了,等我从七连到电影队时人都走的没剩几个了。所以我认识的西安学生大致有这么几种情况。1、从小在二院一块长大的。2、一块打球的。3、最后几个还在马场的。4、回西安后经常参加聚会的。

    2017年6月10日,二医大改为海军医科大学,三医大改为陆军医科大学,四医大改为空军医科大学。

第四军医大学成为了历史。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马友(11)

 迟之鑫

 1972年,我爸给我来了一封信,搬家了,新的邻居叫迟汝澄,他儿子也在四场,叫迟之鑫。

 迟之鑫他爸之前是一院的耳鼻喉科主任,一级教授,上校。文革中被打倒进牛棚,当时刚出来不久,估计是在一院不好安排,或者是他不愿意再在那干了,就把他调到二院来了。也可能二院的人对他不错,这以后他就一直在二院工作,后来还做过二院的副院长。他是个典型的中国旧时的知识分子,除了他的专业外似乎一概不知,我们之间有一段对话也许能佐证。我大学毕业后有一天去看他,老爷子看来那天心情不错,拉着我跟我聊了一阵。"你现在一月拿多少钱?""转正后五十八块五"。"那不少了,我上完大学工作时一个月也是五十多块大洋"。"花费的呢?""不太清楚,我记得最大的花费是在旁边一个饭馆包饭,管一家(约四五个人)的一日三餐,中晚饭是四个菜,荤素搭配,一个月十块钱"。"这么便宜,我现在吃食堂一个月得二十块钱"。"那你吃啥好的了,这么贵"。

 我和迟之鑫以前不认识,要说有认识的那就是他大哥的大女儿迟淑珍是我的小学同学。两家住邻居后又认识了他二哥一家,他二哥在西工大当老师,他二嫂在我后来上学的冶金学院当老师。说起来我上学选这个志愿还跟他二嫂有关,这可能是他二嫂给他备选的这个专业,而他因为能上西工大,就把这个给我了。当时我对这些专业是一概不知,现在看还真是个好专业,有三点可以证明。1、上我们这一级的冶院子弟全校也就是十来个人,我们专业就有七个,本校子弟上这个专业说明不会差。2、当时上大学的女生不多,有的专业一个班只有一两个女的,不像现在基本都是男女对半。我们专业72个人就有17个女的,这就为我准备在上大学期间完成找对象的计划提供了方便,而且最后还真实现了。3、毕业后赶上了改革开放,城市大发展的阶段,只要是干这行的,傻子都能干出点什么。

 就这样我和迟之鑫开始有了交往。他是个喜欢看书喜欢搞点技术活的人,特别是电工学和电子学方面的。他还给了我一本有关半导体方面的书让我看,他以为他喜欢的东西其它人也会喜欢,孰不知电这个玩意我是死活不开窍,我还是喜欢机械,看得见想的来,不像电这玩意太抽象了。

 迟之鑫到场里后,先在开荒队七连等单位干了两年(我们在七连共事了大概有一个月),1972年就调到学校当老师。1978年他以山丹县理科第一的成绩上了西北工业大学(复习期间,他和张晓等人就是我的辅导老师),毕业后就在西安航专(现名西安航空学院)当老师,还做过系主任、教务处长和图书馆长。

有时候大家聚到一起聊天,看到他在那把那些那么专业、那么无聊的话题讲得那么激情四射、那么津津有味的时候,我就在想,老天爷真是有眼,领导真是英明,这人来到这个世上就是来当老师的。

(徐琦看了祥平写的迟之鑫文章后说:@逍遥  结尾句点到精髓了~“这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来当老师的”我曾和迟之鑫共过事,就是这种感觉。)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1)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1)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1)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