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2017-07-07 13:1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马友(13)
朱锦江

说到朱锦江,大家就会想到乒乓球。其实除了乒乓球外,他的羽毛球排球包括篮球和足球也都挺好的,不过我们在一起主要还是打乒乓球。这里干脆就借着说朱锦江来说说乒乓球。

1972年军马局运动会后,我把参赛球员的水平分了几个层级。最高层级的有朱锦江和二场的郗工权、伊吾的刘志强等。如果双方都认真的打,基本上我应该过不了5(21分制)。比赛中有可能会爆个冷门,即所谓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但跟他们打,就是他打盹我也赢不了。这几个基本都在少体校受过专业训练,我把他们定义为半专业水平。

 下来这一级人也不多,大概有朱宝田、二场的吴致明和局直的索起。我跟他们打大概是不过10。不过跟他们打,如果出现奇迹的时候也有可能赢上一局,我还曾经赢过索起一盘。我把他们定义为准专业水平。

 再下来的人就多了,那次比赛时这一水平的大概有近十个,我算一个。我把它定义为业余水平的最高水平。也就是说,业余的玩家再整也就到这了,要想再提高那就得去接受一下专业的训练。这就好比硕士有混得不如学士的,但硕士的总体要比学士的总体水平高,因为平台不一样。欲穷千里目,还要更上一层楼。当然业余水平也能分很多层级。

 有点意思的是我上大学时也是这个状况。建工77的陈玄,以前拿过省少年冠军,上学时是省高校冠军,和朱锦江一个层级。机电78的孙鲁,是省高校亚军,后来终于在最后一届(陈玄毕业后)拿了一次冠军,和朱宝田一个层级。我这个水平的也大概有近十个,我比较得意的是那年的系际乒乓球赛的团体赛中,我只输给他俩,剩下的都赢了。

 我还接触过专业队的,有一年省高校教工乒乓球赛,碰上矿院的一位,他是从省队下来的,拿过省八运会冠军。比赛一开始我先得了5分,那一局最后是21:6,我得的那一分还有擦边的嫌疑。开始那5分明显是给的人情分。后来我还想,他只是个省队的,陕西的乒乓球水平又不高,要是我碰上蔡振华或江嘉良,不知道打100个球我能不能得2分。

 好像扯的有点远了,说了这么多还没说到朱锦江,不过他的经历比较简单,三两句就说完了。他到场里后先在羊队放羊,然后是羊队的食堂管理员,然后到学校教书,然后调回西安,然后上大学,然后在搞医药的研究所上班,然后出国,然后就到现在了。1915年他回来时我们见面,他说他还在打乒乓球,而且还在得冠军。

                                                         x     x     x

 说到朱锦江,也一并说说他姐朱宁霞。朱宁霞的经历也比较简单,在五连干了几年后就一直做着老师这个工作,先在场学校,然后上师范,然后在西安市三中教学。她是个好老师,获得过西安市的教学名师,她教学的最大成就是把她的一对双双都送到名牌大学去了。

 因为朱锦江的原因,在场里时也会时常到她那去。他们姐弟俩有个特点,他俩说话时说的是家乡话,而且频道变的还可快。他俩说他们的话,转过来对我们就是普通话,转过去又成他们的话了。他们说的什么,我是一点也听不懂。有时候我会突然有个想法,是不是他们准备把我卖了,还商量着让我去数钱呢。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第三排右二朱锦江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前排左起:袁宝英、毛灵珍、朱宁霞、吴玉琪

马友(14)

毛灵珍

 终于出现女主角了。前面已经说到,由于各种原因,和女士们的交往比较少,所以这里写的也比较少,一共也就是四五个人。

 以前不认识毛灵珍,还是很长时间以后才知道她是我小学同学毛秋根的姐姐。秋根,一看就是江浙一带的人给娃起的名字,不过他确实是那的人,无锡的。听毛灵珍讲他在那干的还不错,是个大老板。

 1970年到指挥部,待的时间太短了,包括西安学生在内的大多数人连名字都对不上,更别说交往了。毛灵珍也是一样,只知道水利指挥部有个女子测量班,班长是张清芬,副班长是毛灵珍。赵金全是北京学生,因为他认识了张清芬。但一直到去水库,我都没对上哪个是毛灵珍,只是觉得这人有能力,一来就当上副班长了。在水库期间,又听说女子测量班成了先进集体,后来还上了画报,这下更对二位领导有点小佩服了。

 从水库回来后,进了乒乓球队,毛灵珍是篮球队的,这下终于见到真人了。这个时期毛灵珍已经调到场办当打字员了。1974年我调到了电影队,电影队归政治处管,所以政治处有些什么事都会让电影队的人去帮忙。比如每年场里年终的总结表彰大会,我们都去做会务。我是个文化人,所以总会安排我到打字室去校稿,油印和装订材料。那么多单位个人的先进事迹,工作量真是不少。闲下来我就会坐在那看毛灵珍打字,觉得挺神奇的,那么多字还都是反的,她咋就一找就找到了呢。想想现在,电脑的键盘上就那么几十个字母,我每打一个都要到处去找,再加上汉语拼音我又不太熟,敲键盘又是一指禅,一个小时也就能打百个字。不过在那也学了点手艺,我毕业后当老师的头几年,考题都要自己刻蜡板,用油印机印卷子,我的手艺还不错,像个行家。对了,我还假公济私在她那找到李祥平三个字,用皮筋捆到一起用做我的印章,还用了不少年呢。

 后来有一年再去,发现打字的换了个新人肖素华,她去当助理员了。当年我确实不知道干部和工人的区别,我以为在机关工作的就都是干部,所以她当打字员的时候就已经是干部了。包括当时看到一些任命书,任命王禾稼为学校老师,他不早就当老师了吗,干吗还要任命,如果任命他当校长,那好歹是个官,任命一下还差不多。

 我到场部不久(或者是之前),王禾稼和毛灵珍就结婚了,这是西安学生中的第一对,他们的家自然就成了我们活动的据点。

 1985年我到金昌出差时回了一趟马场,听场里的人说王禾稼他们1984年(或者是1985年)已经调回西安了,在一家研究所工作。1998年再次聚会时王禾稼是子校校长,毛灵珍是工会副主席,这回真的是毛·主席了(备注,为避免网审中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故将敏感词做了一点技术处理,也许是我过于敏感了)。这之后我们就经常见面了,包括1998年回场和每年的聚会等等。 

毛灵珍的身上有一个气场,和她交往中,不知不觉的会自愿听从她的领导,甘愿当她的小跟班。只要是她交给的任务都会认认真真的去做,还乐的屁颠屁颠的。我估计有这种想法的应该不止我一个。

    最后让我们振臂高呼

    毛·主席万岁

(孙丽萍在微信评说:毛灵珍身上有气场,非常贴切。我到马场直接去了测量班(张清芬当时不在测量班),从班长到入团介绍人到知心朋友……为人正直、朴实、善良!!!当然测量班里对我很好的还有胡宁(副班长)宣卫宁、王智等等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马友(15)

施锦

 施锦只比我大一岁高一级,在四场的知青中也算是小的。但他是初68届的我是初69届的,差了一个台阶,他是正规的老三届,我只能算个外围。所以他的有些经历我都没赶上,比如串联(我没有),插队(我没有),黄陵农场(我没有),另外像破四旧造反武斗之类的不知他参加了没有,反正我没有,说起来只差了一岁,但经历差了很多。

 施锦1970年到场后就在水利指挥部,之后调到学校。1974年我调到电影队以后,开始和施锦有了交往,当时他还在指挥部。后来他调到学校,和我们吃一个食堂,我就住在食堂前面,每次吃饭时我们那就成了大伙聚会的地方。当时知青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个走动的自然会多一些。1981年他调回西安在红旗厂工作一直到退休。

 关于马场的施锦,有两件事印象比较深。

 有一年他和一个老职工看13号洞,在洞口住了近一年,叫他说当时那就他们两个人,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的机会,等他回到场部时说话都有点困难了。不过他也做了一件总是在炫耀的事,五块钱买了一头老驴,吃了一冬天。天上的龙肉地上的驴肉。这事我都听他说过不下五回了。1908年我到北京时,正赶上北京马友的初三聚,我还专门五块钱买了一袋驴肉,本来想在饭桌上让大家尝尝,我再把这个故事讲讲。结果那是个清真餐厅,外菜莫入,我的阴谋没有得逞。

  那几年他和朱锦江朱宝田和我几个每年夏天都要去游几回泳。场部去林队的路上大约有三四里的地方有一段废弃的灌渠,长约二十米,渠里总是有水,基本是死水,这就是我们的游泳池。虽然那水已经让太阳晒了几天,但还是刺骨的冷。在那游泳,不能像一般的那样,先湿湿身子再下水。只能是到水边,一咬牙一闭眼一个猛子扎到水里,游上十几米就赶紧出来接着晒太阳。有一回施锦游上来眼皮子竟然抽筋了,看来以后游泳前的热身除了活动胳膊腿之外,还得活动一下眼皮子。

 更多的交往是回到西安以后了,特别是近二十年,有机会就总在一块聚聚。尤其是我们两家一块出去玩,1905年国庆开车回马场和1910年国庆开车去额济纳看胡杨林是两次难忘的历程。1910年那次还在我的游记中被列为十佳游线之一。因为一块出游他爱人田琼和我爱人李莎成了好朋友,甚至感觉比我跟施锦的关系还要好,平时我们两家也经常走动,串个门吃个饭什么的。施锦也是个爱玩的主,而且疯狂等级比较高,我把他定义为疯子级(我只能算是爱好级)。有几次经典的出游。一次是他开着他那个福莱尔(一种微型车,大家都亲切的称它为簸箕)竟然去西藏往返,要知道田琼是不开车的,一路上都是他开。当然现在施锦的座驾已经换成越野车了(啥牌子记不住)。还有一次是跟网上约的同行者,自驾100天欧洲20国,横穿西伯利亚。这两天正在东北呼伦贝尔,漠河一带游走,不知回来没有,好像还是他俩。不过施锦还不能算最高级的,还有比他猛的,他弟弟就是一个,他曾经一个人开车走新藏线从和田出发,经阿里到拉萨。

(施锦在五子文章后补充道:记得有次和宝田去游泳,还专门带了温度计测了下水温。虽然是夏天,但水温只有4度,那次游泳确实抽筋了。)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后排左三:施锦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第二排右一:施锦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3-15)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