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2017-07-08 11:1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第二排右八:刘援朝

马友(18)

  刘援朝

当年二院有四家的情况非常相似,父亲年龄相当,同衔同级,母亲是家属。五个小孩,有两家四男一女(我和贵南军马场的李寅生家),两家四女一男(袁宝英和刘援朝家)。

刘援朝的父亲是外科的主治医生,他的那一把刀名气很大。大概是1974年,我大嫂检查出乳腺癌,马上回到重庆,就是刘援朝他爸给做的手术。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年了,看上去手术做的非常好。

由于这几家情况都差不多,所以住房标准也一样,很容易成邻居。调防前和袁宝英家是邻居,1975年回西安后,我家左边是刘援朝家右边是李寅生家。因为是邻居,走动的就比较多,缺个盐少个醋的就去要去了,平时到他们家也不用敲门,谁家有好吃的也可能去尝一尝。

当时军大子弟到马场,有不少一家都能去几个。最多的有四个,比如王禾稼家,他两个弟弟在贵南,妹妹在一场。刘援朝家也是,他二姐刘秋焕在略化,三姐刘春焕在贵南,妹妹刘冬焕在三场。

我们这一批现在被界定为第二批到马场的西安学生,实际上是从重庆出发的初69级的军大子弟。我们这批大概有近60人,差不多一半到略化一半到山丹,分到四场的是七个人,其中有四个是二院的(如果加上后来她父亲也调到二院的游思佳那就是五个了),而我们那一批里一共有五个家是二院的(还有一个是分到三场的刘冬焕)。头一批里家是二院的基本都在略化和贵南,山丹的很少。

我和刘援朝从小在一块长大,按说在一块玩的时间应该比较长,但实际我们玩的并不多,主要是我不想和他在一块走路,原因是我比较胖他有点瘦,走到一块反差太大,像一对说相声的。不过在场里的时候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挺多,我的箱子就是让他帮忙找人给打的。平时在一块也是胡玩,有一次我们几个在指挥部一块划拳,没酒就喝醋一次一勺,喝的哥几个几天都直吐酸水。还有一次是喝水,一次一杯,把一个个给胀的,这次刘援朝输的比较多,半夜两点了还不睡,问他他说再坐一会,实际上是喝的太多睡不成,十五分钟就得出去放一次水。还有一次更经典,有一年过年,应该是一块在王禾稼家吃饭,这次有酒。刘援朝说他喝多了都是光吐酒不吐别的。这次可能喝的更多了点,出来又让小风吹了一下。走到指挥部前面那个破砖窑的时候又吐了,这会吐的货有点多,施锦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兴奋的说,这会总算把精华给吐出来了。

可能是1977年,刘援朝调回西安了,因为是邻居,我们还经常见面。后来他家搬到新楼去了,再后来我不太回二院了。这几年偶尔能在聚会时见见,他还是那么瘦。

(施锦看完微信说:刘援朝因为瘦,所以从小有个外号叫"刘瘦",在大院里他的外号比他的大号名气大,提起刘瘦许多人知道,但提起刘援朝未必知道。在西安有一年我去他所在单位办事,想见见他,问他厂的厂长是否认识,他说不知道,没办法我把他的外形形容了下,厂长马上反应过来我要找谁了。在马场我俩在一个宿舍住了好几年,这几年见的少了,前几个月聚会时还见了一面,样子基本没变,只是头发白了不少。据讲他目前每天都打乒乓球,小五子有机会可以跟他比试比试)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马友(19)

赵玉玺

认识赵玉玺是我到电影队以后了,当时他在荧石矿,和我一块调到电影队的高乃生之前也在荧石矿,所以他到场部来一般都是在尕子这落脚,我跟尕子住一个宿舍,一来二去的我们就熟悉了。后来我还把我的床又加了一块床板,他到场部来如果要过夜基本都是在我这和我钻一个被窝。所以那几年我俩混得比较熟,包括他找小孙,我们还在一起讨论过多次,想尽各种阴谋诡计。还好,最后的结果令人滿意。

荧石矿在新城子再往上去皇城的路上,那里除了四场外,一场也有一个荧石矿,那个毕道华就是在那认识的,后来听说他还找了个裕固族的媳妇。兰州军区在这也驻了一个连,再加上地方上的,这里还挺热闹的。每次去放电影,各单位的都会聚到一起,一般在开演前都会先打一场球,杨世仁吹裁判,我有时候也会上去打两下。

当时荧石矿(叫工程连)的连长是张镛,指导员是林昌荣,知青有黄长猛、夏万顺和赵玉玺。总体来说荧石矿是个挺热闹的地方,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住的地窝子,但大家的心情还不错。由于那的人挺好,再加上天天都有拉荧石的车,所以我们经常会上去放电影,特别是我们小机子。有时还会顺带给部队放一场,我们还到皇城公社、新城子公社和宗家庄车站等地去放过电影。

赵玉玺的家没在军大里面住,原来是在解放路口那的一个院子里,后面这一片拆迁就搬到环城西路那了,我还在他家住过。他母亲是个非常慈祥的老人。他家的情况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有个哥在兰州军区战斗文工团,可能是个编导一类的或者是个领导,他嫂子是四医大毕业的,在兰州军区总医院。1978年时他有个侄子上了陕西机械学院,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哥的娃。

回西安后他进了西安光机所,我们还来往了很长一段时间,时不时的聚上一下。再往后有点懒了,改用电话联系了。

和赵玉玺关系比较好的还有李茂杰和夏万顺等人,刚好我跟他们的关系也挺好,特别是李茂杰,李茂杰年龄比较大是高66的,我们在七连一块待了几年。我记不太准了,他好像是队上的农业技术员,不过反正他是队上决策层的人,在七连时他就挺照顾我。他家不知是谁,在东门外的鸡市拐那有个肉夹馍的店,还挺有名气的。夏万顺当时也是在荧石矿,回到西安后我们也还经常有走动。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起第三:赵玉玺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马友(20)

孙丽萍

 其实孙丽萍不是和我们一块去马场的西安学生,但是在我准备写的马友中有她,好像放到这组要合适一些。不过她也应该算是西安学生,她虽然生长于长春,是个东北妞。但她到马场是因为她姐,她姐当时在二医大,二医大当时又调防到了西安。所以她也算军大子弟(妹),也算是从西安去的马场,要件相同,当然就是西安学生了。另外她从马场回来在西安已经呆了四十年了,比像游思佳这些西安人还要西安人。

知道孙丽萍,是我从水库回来到七连以后了。当时七连还没有小卖部,买东西都要到场部去,孙丽萍当时在服务部工作。不过当时我没什么好买的,穿得有价拨的军装和发的工作服,平常发劳保又有肥皂毛巾等,我又不爱吃零食,所以要买的无非是两样,烟和牙膏。另外我在服务部也有内线,袁宝英在那。所以好像都没跟她说过话,有关她的信息都是从别人聊天那听来的。有印象的有一个还不知道是真是假。说她有一次给人卖布,一打岔,量完布往开撕,撕了好多还没撕到头,仔细一看,横着给撕过去了。

真正的交往是回西安以后了。因为我在场里时就跟安建领比较熟,也因为我们都住在南郊,来往的就多一些,有时他们到我家来,有时我们到他们家去,他们住过的下马陵四所和现在的地方都去过。当年她们在建曲江宾馆的时候我们也去过,当时那还是个工地。更神的是有一次我们单位在南二环的一个酒店请甲方吃饭,正吃的时候她进来了,原来她是这个酒店的领导。吃完饭我让服务员把她叫来,服务员很专业的告诉我,老板出去了,没在,不知道去哪了。后来更多的见面机会是西安马友的聚会,我们都应该算是积极的参加者,所以经常见面。现在有了微信更方便了。

我因为安建领认识了孙丽萍,他们因为我认识了李莎。后来我发现他们对李莎好像比对我还要好一些。现在聚会时孙丽萍总问李莎怎么没来。说到这就顺便把李莎也介绍一下。李莎和我是大学同学,当年她在韩城插队当了四年知青。那是个苦地方,黄土沟壑,住窑洞吃窖水,每天干活都是上塬下沟。不过现在好了,韩城的花椒让那的村民富起来了。也许是我会忽悠,她认识了不少马友,也参加了几次小范围的马友聚会,还跟我一块去过四次马场,住了四五晚。而她下乡的地方我只去过一次,连饭都没吃一口,她们一块插队的战友聚会我一次也没参加。

(孙丽萍回复:@逍遥?今天有点特殊情况,晨读现在才补上:一看还是写了我不过你写的卖布之事(芬姐也在问,一并回复)确有此事此人但不是我在我之前有个大学生(女)的卖布记实,我一去服务部上班袁宝英就把此事说给我做为提醒。

@逍遥 ?在服务部时我也的确有一次卖布撕不完的事情:那是在梦里记得当时场部有个大学生在收拾新家新房子时煤气中毒身亡事件。这人姓名我记不得了,人挺好的。他收拾房子的一天早上快中午了没有见人,叫门没声音硬把门打开后见他熟睡的样子可人已经不行了。我当时还胆大进屋子看了现场,至今印象深刻。几天之内的时间里大家都在沉痛的惋惜议论中?记不住是谁了在服务部和我开玩笑说他晚上要来找我买东西,结果晚上真的梦到他来买布:买的还是白布,我的确是量好了几尺子后怎么撕也撕不完?直到惊醒吓的我钻到袁宝英的被窝里。)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李祥平】回忆马友—西安学生(18-20)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x     x     x

在场里的时候,还真没结识几个西安学生,更多的交往是回到西安后。像1998年一块回场的付京慧江铭胡宗文,经常参加聚会的宣卫宁刘燕宁,小学同学游思佳王继红等等。相信随着机会的增多,我们的交往也会越来越多。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