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严禁抄袭全部文章归北京马友各位作者请尊重版权

 
 
 

日志

 
 
关于我

原山丹军马四场1968北京知青张晓。197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来辗转调动,落叶归根,现在北京教书,快退休了。喜欢上网联系,业余书画篆刻做模型,尤其对北京的四合院情有独钟。水流云809321018 我的圈子http://q.163.com/mayou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马友文继祖《马场散记》原载《祁连山下》  

2017-07-09 14:3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原创〕马友文继祖《马场散记》原载《祁连山下》 - 北京马友 - 山丹军马场马友的共同家园

我的家乡是全国闻名的甘肃省会宁县,这里是当年红三军会师的地方,但也是个贫穷落后的地方。1965年11月9日,我应征入伍。在祖国的中印边防线上,西藏山南7897部队马及墩301分队服役四年。70年5月退伍后8月份即来到山丹军马四场工作。

初来乍到住在汉阳沟工程连,主要搞水利工程。后来工程连一分为二,工程一连搞水利建设,二连搞基本建设,也就是盖房子。工程二连是清一色的复员军人,由临洮县来的50多人和我们会宁县来的13人共计近70位复员军人组成。当时我们都说:咱们都是甘肃人,怎麽谁都不知道有这麽一个破地方?那年国庆节前三天大雪纷飞,大家的心情就像这寒冷的天气一样沉甸甸的。20多人住一个大帐篷,睡的是垫着麦草的大通铺,吃的也很平常。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那时候的思想境界还是蛮高的,当时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只讲为社会贡献,只讲为人民服务,而并不怎麽讲报酬。记得在青海刚入伍时,每月只发6元零花钱;后来在西藏服役到第四年,也才每月发20元;来马场每月只有33.28元工资,平均每天只有一元钱。当时我爱人姚彩莲在连里做饭,每天只发0.8元钱。马场职工就凭着这点收入养活一大家子人,现在的人听了一定不敢相信。

我在工程连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只有两个月,就被调到五连当农工。分在农二班,班里共有14个人,其中有三名北京学生,记得是吕杨、刘幼贞、和王玫玫。过不了几天就要冬灌了,冬灌在以农为主的四场是头等大事。晚上在大饭堂开大会,照例是领导作报告动员,职工发言表决心。我们农工班的决心书是由永靖县来的复员军人孔凡玉读的,听说是刘幼贞他们写的。记得决心书上有四句打油诗:

寒风凛冽卷黄沙,漫天皆白飞雪花。军马战士搞冬灌,汗水满面喜心间。

当时的思想境界之高可见一斑。尽管那时的生活水平、客观环境、劳动条件都很差,但是正因为马场人勤劳勇敢、不畏艰险、朝气蓬勃,才使得军马场能够生存发展,为祖国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冬灌结束过完年,我便被调到西大河水库工地,开拖拉机压坝。人的一生很难预料,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工地的那一段经历发生了一件事令我终身难忘,差点造成车毁人亡的惨剧。有一天施工员要车,让我压大坝的一个边角。我察看地形,感觉如果把车开进去压不结实,只有把车倒进去,用专门压坝的大铁磙子才能压好。可是车刚倒了一半就出现了险情:路的右边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沟,而整个路面是一个向右边倾斜的斜面,倾斜的路面造成了磙子只往右面去,由于大铁磙子太重,车根本停不住也挂不上前挡,眼看着大铁磙子把车慢慢地一点点拖向右面的沟边。围观的民工不下百人,个个吓得说不出话来。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一台车价值好几万,如果我人跳下来让车翻下去,我怎麽向人民交代?今后又如何面对我的亲朋好友?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脑子里对亲人只是一闪念,就做出了人在车在,大不了人跟着车一起翻下去的决定。当看到磙子的一半已悬在沟边上的时候,我吓得再也不敢朝后看了,只是拼命地将车闸刹得死死地。我觉得车身猛地跳了一下,心想完了,我和车一起翻下去了!可是过了一会儿,竟然看到拖拉机的排气管还在冒气,我不由地往后一看,车的三分之一悬在沟边上,大铁磙子翻下了沟,它太重了,将拖把坠断了。我深深地出了一口气,赶快挂前进挡将车开了出来,真是死里逃生捡了一条命啊!事后听围观的人说,当时我吓得脸都黄了,两腿直打颤。后来即使把那个铁磙子往上拉都拉了好几天呢!30多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真有些后怕哪!

西大河水库由三家建设:一家是永昌县的两个公社,即新城子公社和红山窑公社,这两个公社是受益区,所以是义务的,而其他公社的民工则是有报酬的。

另一家是农建师五营,也叫八一农场,组建了有两百多人的新五连,外加一台拖拉机。这两百多人中大多数是兰州铁路局的青年和来自山东的支边青年。他们的生活非常艰苦,可热情高干劲大,为水利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

第三家就是我们军马四场,由李俊伦副场长带领,提供水库建设所需的重要机械:发电机4台,拖拉机4台,推土机2台。当时军马场的机械化程度在全国都是处于领先地位。预计水库建成后供四场十万亩耕地的浇灌。可是目前供水量不到四万亩,可能是军事企业在地方的夹缝中不易生存、不善于协调的结果吧。

水库完工后,我调到水利指挥部继续开拖拉机。指挥部由施工班、测量班、机务班和后勤班组成。记得施工班班长是张万良,测量班班长是张清芬、毛灵珍和胡宁,后来是李国钧。测量班以西安青年为主,马场地处高寒,风沙大,气候干燥,那些女青年奔波一天回来,头脸全变成了土黄色,嘴角裂开很多小口子流着血,可是她们却毫无大城市女孩子的娇骄二气,依然有说有笑、朝气蓬勃,俨然一片艳阳天!她们为马场建设流血流汗却无怨无悔,确实令人敬佩。

到75年,水利指挥部的主任谢冰典、指导员左佑仁都已调走,城市青年基本上都已回城,水利指挥部解散,百分之九十的人上了工程一连(萤石矿),余下的人员和当时的工程二连合并成立基建队,主要任务是盖房搞基本建设,也有少量的水利维修工程。

96年厂里成立加工队,我又去了加工队。当时的加工队主要加工面粉、酱油、醋、豆腐、粉面、粉条、面包、点心、酒等。83年以后,各分场不再加工面粉,统一由总场加工场加工面粉供应各场。四场人少,加工单一,加工业很不景气。到90年以后基本上以产酒为主,四场的“乌龙酒”在当地小有名气,后来又推出了牧马人系列酒,很受消费者欢迎。我在酒厂一直干到退休,现在是“夕阳无限好,已是近黄昏”啦!

城市青年来到艰苦边远的军马场劳动奉献、历经艰险,锻炼了体魄,增长了才干,为他们将来回城后的事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给牧马人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和深厚的友谊。

大批学生和复员军人的到来,全方位地改变了马场人“反穿皮袄煮全羊,十天不洗也一样”的种种陋习,从衣食住行到言谈举止无不促使着人们向现代文明发展,令具有千年历史的老马场焕发了青春的活力,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可以说那一段时期是军马四场最兴盛、最美好、也是最令人难忘和怀念的时期!

愿我们的夕阳更灿烂!

愿我们的友情地久天长!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